文坛琐事

王维:心里有一扇门,就能活成“两面人”

王维曾经几度归隐,又几度重新出仕,后来就干脆过上了一种半官半隐的生活,置办了一套乡间别墅,一有空就去度假, 享受他钟爱的山水田园生活。这一时期的诗作,被编成了《辋川集》,在这里面,“门”(荆扉、柴门、柴扉)是一个出镜率很高的意象。

 
 

《归辋川作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关上辋川别业的门,王维的生活又回归平静与寂寞。

 

      东皋春草色,惆怅掩柴扉。

《山居即事

 

        寂寞掩柴扉,苍茫对落晖。

 

《赠刘蓝田

        篱中犬迎吠,出屋候柴扉。

 

《山中送别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

 
 

“ 门”的出现又常常是和"掩"相结合的,掩门是一种与世俗划清界限的标志性动作。王维向往山林,却又不能与官场彻底决裂,一面要隐居避世,一面又不得不随俗浮沉,他将这一道门作为官场与田园的分界,当他关上门的时候,世俗的喧嚣便不复入耳。

张晓明说:“在王维看来,一门一户已足以将身心隔离,足以使心灵免受尘世污染,使精神享受充分自由。于是其诗便常常写到闭门掩扉。……看起来关的是门掩的是扉,实际上关闭的是对外界的视听。通过闭门掩扉,王维进入了‘无视无听,抱神以静’的人生境界。”


在官隐期间,王维已经没有什么政治热情了,他向往的是悠游自在的山林生活,继续做官只是因为忍受不了过度的清贫。做官和归隐本来是鱼和熊掌,但王维却能两者兼得,给后世的文人开创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之所以能这样做,便是因为他的心中有一道门,官场与田园分别处于门的两侧,互不侵扰,有了这道门,出仕与归隐就成了像开门、关门一样寻常的事情。


王维十分崇拜佛教里的维摩诘这一人物,这从他名维、字摩诘就能看出来。维摩诘是一位在家出家的修行者,他过着有妻有子的世俗生活,但佛教修养却很高,连许多菩萨都来向他问法。

王维就是从这一理想人物身上汲取了智慧,解决了古代文人出世与入世的根本矛盾,从容地优游于二者之间。从此,中国文人不脱离现实而追求终极真理成为可能,在日常生活中安顿心灵成为可能。

王维不想做官,但若是不做官,哪来的钱购置辋川别业,哪来的钱营造优哉游哉的隐居生活,要知道,王维的隐居和陶渊明不同,他不需要自己种地,不需要操心生计,所以他的田园诗冲淡平和,意境深远,有的时候还带着几分飘然世外的仙气: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他在《山中与秀才裴迪书》中这样描绘辋川的隐居生活: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北涉玄灞,清月郭。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村墟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僮仆静默,多思曩昔携手赋诗,步仄径,临清流也。

    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鯈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雊。斯之不远,倘能从我游乎?非子天机清妙者,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无忽。因驮黄蘖人往,不一。山中人王维白。

 

 
 

这篇短文没有一点尘垢,也没有一丝烟火气,就像夏日晚间的风,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辋川集》中的诗作,大抵如此。若是没有做官的物质支撑,每天还要为生计发愁,他的隐居生活又怎能这般安闲,他的作品又怎能有这般的出尘之姿。所以说,有的时候,置身淤泥中,只是为了开出更洁净的花。

王维心里的那扇门,在今天依然很有价值。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事物是令人厌恶却又只能接受的:


或许你的梦想是做艺术家,但是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去做一份平庸、繁琐、毫无意义的工作;或许你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但是不得不强颜欢笑去应付一些场合;或许你讨厌某些人,但不得不低声下气,曲意逢迎;或许你不屑于做某些事情,但为了生计,不得不做……许多人常常会感到疑惑:我是不是已经活成了我讨厌的样子?

如果每个人都像陶渊明那样,为了捍卫自己的精神领地,一言不合就跟世俗决裂,那社会就乱套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王维的官隐哲学是很值得借鉴的。用一扇门将内心世界分成两面,一面留给现实,留给别人,一面留给理想,留给自己。只消开门、关门,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便得以切换。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