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推荐

影片《大护法》漫谈

    这部动画电影讲述了奕卫国大护法为寻太子误闯花生镇,并卷入一场被欲望支配的阴谋中云云……而实际上在观众们了解到这些故事情节之前,首先映入眼帘的可能是宣传海报上赫然写着的、传说中的“PG-13”的标签。

    也就是说,这是一部国内首次“自分级”的动画电影,级别是13禁,不欢迎13岁以下的小朋友前来观看。

    在看完之后,“会不会只是个噱头?”这样的疑问已经烟消云散了。这部片不但应该分级,而且分级还分得正好,虽然不适合小孩子看,但中学生还是没问题的。国内的青少年以及成年的动画爱好者有过这样的抱怨:国产动画都是低龄的,没有适合他们看的国产动画——而《大护法》可以说是正好弥补上了这个缺口。

    那么,《大护法》到底好不好看呢,我反正觉得很好看,下面从制作和内容两个方面,关于本片的优秀之处,随便瞎扯一下。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1908年,法国画家乔治·布拉克来到法国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埃斯塔克。这里森林遍布,东边不远处就是马赛湾,伴山近水,是一个创作风景画的好地方,被誉为“新艺术之父”的保罗·塞尚便是在这里创造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而布拉克踏着先贤的步伐,在这里也创造出了一幅足以在艺术史上留名的优秀作品——《埃斯塔克的房子》。
 
    不过上述和本片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在影片《大护法》的开头,奕卫国的大护法为了追寻太子跟着跳墙小鬼闯进了一个小镇,这里出现了一个镜头展现了小镇的全景——我看见的瞬间,不禁联想起了布拉克的这幅《埃斯塔克的房子》以及他的前辈保罗·塞尚的画法。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一幕中,整个小镇的房子都堆叠在银幕里,朝中间倾斜着,与常规的透视画法大相径庭,这种被称为满布的构图不但让大量的房子成功出现在了画面中,还给观众带来了一种异常感,营造了一种诡异的气氛,这种表现手法不正是近代艺术带来的成果吗?我不禁想,如果做一个不可能的假设,假设没有保罗·塞尚与《圣维克多山》,也没有乔治·布拉克与《埃斯塔克的房子》,假设艺术的发展还停留于古典时期,《大护法》这样的表现手法说不定便是不存在的了。

    这可能是有点扯远了,但与此类似的,《大护法》在美术背景上对近代艺术的学习在影片后段也有体现:大护法被杀手的枪击中坠入地底的河中,花生人们的假眼睛飘在水上,他见到了无数的漩涡,如燃烧的火焰,亦如翻滚的海浪——相信很多人都能够认出来,这与著名画家梵·高的《星空》如出一辙。这样区别于“现实”的景色给予了观看着一种特殊的情感,而在影片中,则被用于大护法被逼入绝境的演出,也有对伟大的艺术家先贤致敬的味道在里面,让手绘动画的独特魅力得以充分展现。

    不单单是这两处,还有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出此片在美术背景方面的用心。原画方面虽然稍显逊色(吃甘蔗场景就画得一般),但却完全不影响观感,好钢都用在了刀刃上,可以说是看得畅快淋漓。而在播片尾曲时,从滚动的制作人员表上可以看见,原画的人数不算很多,甚至比一些日本电视动画单集的原画人数还要少,而且全部是中国人——便明白了这是一部核心成员们努力地细细雕琢出来的作品。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下文少量剧透)
 
    “麻屋子、红帐子,里面住着一个白胖子。”

    不知道多少人在看此片时会想起这句描述花生的俗语,主角奕卫国的大护法便是一个用红帐子围着自己的白胖子,而花生人则是全片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影片开头处,在观众们对故事背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便是这两种奇怪的形象出现在了观众的眼前。不对,还有一只一直跟着大护法的小鸟,就是那个毛茸茸的白色小东西。(那的确是只鸟,虽然胖了点,但长着翅膀能够飞,这与在地底下搞鬼的吉安老爷和一些花生人们便是截然相反的存在。)这时候,坐我边上的朋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有点看不懂,毕竟这时候出现的都是些奇怪的东西:说着装逼的话却像个红色粽子的大护法,和两个长着一样的脸又不说话的砍柴人。随着剧情的推进才知道,原来那些长得一样,行动像尸体一样的人是被称为“花生人”的存在。

    我们这时候才终于找到一些概念能够将这堆奇怪的东西划分开来,国字脸的大叔太子是“人”,而像长得一样像尸体一样的那些则是“花生人”,大护法则是站在太子一边的拥有强大力量的存在。这样一来,开头模糊的认知在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变得明白起来——而本片的妙处就在于这个认知会在影片的后段变得再度模糊起来。

    对于“人”这个概念的认知,正是本片试图讨论的重要主题之一。

    实际上,在其他电影、动画、小说中也不乏这样的剧情。原本不是人的东西后来发现是人,原本是人的东西后来却发现不是人;A和B居然是拥有同样根源的存在;看上去一样的东西却发现原来是A和B两种东西云云。在“认知”上做文章,特别是关于人的,最有影响力的应该是卡夫卡的《变形记》——“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还可以联想到一些反乌托邦故事,比如日本小说家贵志佑介的软科幻反小说《自新世界》,经过1000年时光的流逝,有的人类依旧是人类,而有的人类则已经不再以人类的身份存在于世,而在故事开始时,我们包括剧中角色都并不知道这一切。

    《大护法》与上述还是有着一些不同的,以上提到的可以分为“自我认知”,也就是我们在接触故事的时候体验到的是“我是什么?”“人是什么?”这样的讨论,观众和剧中角色都在自我认知为“人类”的前提下进行着“是否成为了异物”的讨论。

   而《大护法》则是一个站在一个纯客观角度,去观察“花生人”这个它者的自我认知,花生人并非人类,观众们在看影片时一般是将自己分在了太子和红色粽子这边,而“花生人”则在那边,我们就这样看着“花生人”们在苦恼自己是到底是什么。大多数“花生人”活在简陋密集的房子中,乍一看像个人样,实际上我们发现它们过着牲畜一样的生活——有着这样一个场景:一部补给车来到镇上往各家各户里倾倒像猪饲料一样的东西,花生人一家老小都围在饲料池边伸出虫子般的吸管吸食这些恶心的食物——这些恶心的食物是由低他们一级的叫做蚁猴子的生物构成的(表面上人高花生人一级,花生人高蚁猴子一级,而实际上到底如何便是“认知”这个主题的关键所在)。我们站在人的视角,观看花生人在“自我认知”中挣扎,某些思绪便不自觉地涌现出来。某些小说电影总是试图表达某个时期人类其实是怎样怎样的东西,然后批判一番,这样难免显得浮夸。而《大护法》中没有这么做,只是递给了人们一面叫做“花生人”的镜子:“你自己看看吧,像不像啊?”
 
    花生人们不被允许说话,花生人小姜这种与人类(太子)来往的行为也是非常危险的行为,总的来说,花生人一旦有越出“牲畜”范围的行为,就会被同为花生人的执法者杀掉。眼睛本来是人类用来发现世界的东西,嘴巴原本是人类向这世界发声的东西,而在花生人的社会中,“假眼睛”和“假嘴巴”并没有实用性,只有外表的欺骗性和同类认知的作用。片中很多这样的隐喻也都非常有趣。
 
    故事到了结尾,埋下的伏笔也全部回收。而大护法一身神力的来由则留下了一个悬念,黑衣杀手的和妹子的故事也大量留白。有可能是动画电影时间限制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制作组还有做续集的想法。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电影在主线部分虽然稍显压抑,但自说自话的大护法,无心为王只想画画的太子都是十分有趣的角色,能够使人笑出声来,然后在笑声渐去的回味中思考。总之,这是一部值得观众们自己去感受的影片。结束后坐我边上的朋友问了一句这部篇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另外一个朋友回答他说有很多,不好概括。本片作为一部有个性的动画,精彩的内容远不止上文所提的,想表达的东西也还有很多,文中其他很多角色的身份以及下场也都包含着主创的理念在其中,很多都是本文没谈的。

    而我个人觉得最为重要的一点在于:即使我们不幸作为花生人诞生在这世界上了,也一定要做那种脑袋里的石头是青色的那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