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新说

三毛中前期作品风格分析

  三毛的前期作品都用真名“陈平”发表,这些作品不同程度体现了悲苦、忧郁、迷惘、和空灵的艺术特色,因此一般被统称为“雨季文学”。这种我们所谓的青春文学,与三毛的童年生活有很大的关系。童年时代是人的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它往往会在无形之中渗透到作家终生的创作活动中,显示出他们的创作风格和作品的个性特色。小时候的三毛身体瘦弱,性格独立,执拗,不合群,在父母眼中,她是个极端敏感的女儿。根据三毛的父亲陈嗣庆回忆,三毛在两岁的时候就不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耍,而是喜欢独自一人去坟场玩泥巴或者看杀羊。而三毛的母亲回忆三毛,不足月的孩子,从小便显得精灵、倔强、任性。话虽不多,却喜欢发问;喜欢书本、农作物,不爱洋娃娃、新衣裳。可以不哭不闹,默默独处。不允许童伴捏蚂蚁,苹果挂在树上,她问:是不是很痛苦?连三毛的朋友朱天文作家也说:“她本来就是陈伯伯、陈妈妈的混世魔王,前辈子欠的,今生来讨……”天生的孤僻似乎注定了三毛比别的孩子更早成熟和思考。
 
  在三毛的小学时代,从南方来的部队暂住在三毛的学校里,三毛和一位哑巴炊兵成为了要好的朋友,然而这种纯洁的友谊竟然引起老师们的怀疑,这给三毛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成为了她敏感的开端。三毛对长大的渴望也让她在少儿时期短暂而单纯得喜欢过和她一同参演话剧的“匪兵甲”——一位可爱的、三毛不知道其名字的小男生,这让三毛对爱情的向往和感悟开始成长。然而在中学时期,三毛的父母和老师都对她寄予了厚望,这让三毛压力巨大,以至于初二的一次月考三毛竟然有四门功课不及格。在这之后三毛努力改变却招致来了老师的怀疑,老师在三毛脸上涂上墨汁,并对她进行羞辱,这件事件对三毛的打击是灾难性的,她开始绝望、逃学,最后甚至被迫去看心理医生,三毛开启了七年的自闭岁月,甚至有了自杀的行为。然而在顾福生先生的引导下,三毛开启了写作的道路。三毛的童年固然是不幸的,充满“雾气”和阴影的,学校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同时也开启了她的思考,给她提供了材料,同时这一切就决定了三毛前期空灵、迷茫、黑暗、悲观的写作风格。

 
图片来源网络
  顾福生先生不仅开启了三毛的写作道路,还深深影响了三毛的性格。因为找到了发泄童年阴影和内心苦闷的出口,三毛逐渐走上了“玫瑰已经绽放开来,已经被领入天堂的三毛不会再退回远点,她终于肯认真、执拗地一个人‘走路’了”的时期。三毛进入了文化学院读书,这是一个对她的写作举足轻重的转折。哲学系的课程让她对活着的意义等进行乐观而不执拗地思考,她也学会了不去停留在痛苦之中,她开始积极同老师和同学们交流,变得“友善和温情”。在此期间和初恋舒凡的失败恋情没有打垮她反而让她坚定了去马德里的步伐,三毛开始变成能抗打击的成熟的女人,而德国未婚夫的突然死亡也催促着三毛快速成长。在经历了太多爱情与生活的痛苦之后,她迎来了春天,魅力十足的撒哈拉和爱她的荷西。因为体会过痛苦,三毛更能享受生活,况且当时的阿雍(现阿尤恩)也确实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拉阿雍可说是撒哈拉沙漠范围内一座沿海城市。东临撒哈拉沙漠边缘,西临大西洋,真正意义上同时被沙漠和大海包围,在飞机上俯视拉阿雍城市的周边环境,能确切感受到一半是大海,一半是沙漠的浪漫风情。这样一个风景美如画,同时又居住着大量沙哈拉威人的地方,确实永远不会让三毛寂寞。除了撒哈拉不同的生活环境,还有荷西的悉心照护,“荷西在市政府申请送水时,我又去买了五大张沙哈拉威人用的粗草席、一个锅、四个盘子、叉匙各两份,刀,我们两个现成的合起来有十一把,都可当菜刀用,所以不再买。又买了水桶、扫把、刷子、衣夹、肥皂、油米糖醋……”,三毛的生活可以说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安定期,她童年时期向往的一切:流浪、远方、爱情……可以说她都拥有了,在这样的环境和背景下,三毛写出明快浪漫的文章,也是合理的。
 
  不管周围的环境对三毛的影响如何,三毛有一点是始终未变的:对写作的热爱。三毛每个时期的作品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时自身的生活状态和生活环境,这也反过来说明了三毛的写作风格很大程度上受到环境给予她的影响。
 
  关于三毛前后两个时期的不同,三毛在《当三毛还是在二毛的时候》给力自己评价:“也有人问过我,三毛和二毛,你究竟偏爱那一个?我想她是一个人,没法说怎么去偏心,毕竟这是一枝幼苗,长大了以后,出了几片清绿。而没有幼苗,如何有今天这一点点喜乐和安详。”在三毛眼中,不同时期的自己都是有价值的,都是使三毛成为三毛的必不可少的阶段。后期的三毛能看见原来自己的不足,也能接受原来自己的不足,这也正是三毛成熟的一大表现。
 
  少女时期的三毛把主要精力放在追求爱情上,放在对于内心方面的思考上。三毛说过:“当三毛还是二毛的时候,她是一个逆子,她追求每一个年轻人自己也说不出到底是在追求什么的那份情怀,因此,她从小不在孝顺的原则下做父母请求她去做的事”。当三毛处在叛逆而痛苦的青春期时,她为自己痛苦,她心里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不理解、对未来的迷茫感和对爱情隐隐约约的向往。她努力地想要弄明白一切,挣脱自我的束缚,却只能在漩涡中不能自拔。“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二毛的确跌倒过,迷失过,苦痛过,一如每一个‘少年的维特’”。当三毛还是二毛的时候,她经历每一个都会经历的痛苦,但因为她性格的敏感和对与人交流的畏惧,使她内心的矛盾和冲突更为激烈。这个时期的三毛特别偏爱泰戈尔的诗词。举个例子,“我们不耐的期待再来一个春天,再来一个夏天,总以为盼望的幸运迟迟不至,其实我们不明白,我们渴望的只不过是回归到第一个存在去,只不过是渴望着自身的死亡和消融而已”、“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这同一的狭船里。死时,我们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三毛前期的文章中充满着对死亡神秘的向往,并充满着绝望的色彩。她运用“死亡”“消融”等词汇,表现自己“不够健康”,同时,作为一个少女,她又无时无刻不在和消极的自己斗争,企图找出一个答案,弄清楚不明白的事情。悲伤,是追寻的悲伤,“一个聪明敏感的孩子,在对生命探索和生活的价值上,往往因为过份的执着,拚命探求,而得不着答案,于是一份不能轻视的哀伤,可能会占去他日后许许多多的年代,甚而永远不能超脱”。不管是在《惑》还是《月河》中,三毛选取来作为开头的诗词都不是泰戈尔那种一贯的充满童真与爱的赞美有颂歌,而是对于死亡的思考与对向往。从这点我们不难看出三毛饱览群书,并拥有属于自己独特的一套审美观。
 
图片来源网络
  三毛的心一直在成长,也一直在反思,她承认每一个自己,直面每一个自己,成熟每一个自己。在经历自己的好友s自杀之后,她对自己的她经历产生了反思,她也认识到自己是一只“极乐鸟”,永远只能生活在天堂里,而不能生活在地上。她完全宣泄了自己的痛苦,也终于决定向前走。失学、病痛曾经造成她成长过程中的阴影,但由于不轻易妥协的天性,一再突破难关,重新复学,扩大早有的生活领域。她从未放弃生活的希望,只是被生活影响,并最终选择流浪。
 
  在流浪的过程中,她收获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荷西。相对成熟的三毛已经不是那个只有爱情就可以,就算被毁灭都在所不惜的小女孩了,这时候的她更需要一个理解自己,懂自己的人。而荷西,能够等待三毛六年,在三毛决定去沙漠之后先三毛一步帮三毛打点好一切,结婚时送了三毛一直想要的骆驼头骨,在战争期间也能保留下三毛喜欢的一切。三毛的心被滋润了,三毛的爱也开始发散,她开始用爱的眼光看生活,变得乐观,向上,健康。她知道懂得了一个道理“在你的生活里,你就是主角”。
 
  对于自己,三毛有清醒的认识“我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平凡的长大,做过一般年轻人都做的傻事。而今,我在生活上仍然没有稳定下来,但我在人生观和心境上已经再上了一层楼,我成长了,这不表示我已老化,更不代表我已不再努力我的前程。但是,我的心境,已如渺渺清空,浩浩大海,平静,安详,淡泊。对人处事我并不天真,但我依旧看不起油滑,我不偏激,我甚而对每一个人心存感激,因为生活是人群共同建立的,没有他人,也不可能有我。”三毛的态度,就是成长,就是告诉大家要成长。她在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之后,还是选择把“爱”作为终极的人生信仰去坚守——三毛的人生信仰是彩色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