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整改“楼顶驾校”切忌治标不治本

        ( 文/  记者 覃心)

  “几百平方米的楼顶上,(学车人)以生命为代价,在楼顶勤学苦练,用生命换取驾照……”不久前,一则奇葩“楼顶驾校”的网帖引发网友热议。网帖曝光的“楼顶驾校”位于宜宾珙县王家镇,其安全性引发广泛质疑。成都商报记者日前实地查证调查了解到,该违规培训点已获整改。

  在现代社会,驾驶机动车似乎已经成为一项基本技能。拥有一本驾驶证已经不是加分项,而是基本分。学车热持续不降,人们关注驾校收费、服务态度,甚至“新手司机”、“女司机”一度成为笑谈。但似乎遗忘了这么一个群体——乡村学员。

  笔者的家乡也是一座县城,与宜宾相似的是,驾校在县城。即使该驾校教练人数众多,但是有限的场地导致每个学员一日排队下来,也仅是能练习三次左右。与笔者同一批的“同学”有不少来自乡镇,通常要比居住于县区的人提早两个小时出门,下午4点前一定要返回,天黑后山路危险。由此看来,他们练车的时间少了许多。宜宾的村民把驾校违规“建在”自家后院,甚至运用了房顶空地。他们的初衷很简单——“多练几把”。


图片来源网络

  网友听到、看到后,第一反应是“这很危险!”是的,这很危险。现今,有关部门责令整改,“楼顶驾校”已经消失。潜在的危险也随之被消解,但是村民们真正的难题得到关注和解决了吗?这个问题才是事件核心。

  拆除不合格的自建驾校是必须的,但是仅仅停留在“出现一个整改一个”,是治标不治本的。乡村学院处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他们与驾校相距甚远;他们更需要得到驾驶机动车的学习,驾驶证对于他们而言不仅仅是“基础分”,都说“要想富先修路”,路有了,却无法开车,如何“自富”?与此同时,不少农民们早年出门打工,没有钱交付学费,于是通过朋友自学了“野”车,他们开车上路却是没有驾驶证的,这也是潜在隐患之一。乡村学员有急切的需求,但是“练车难”这三个字却成为障碍。

  乡村学员为何会有“练车难”的困境?无非一个“远”字,但是造成“远”的因素很多。最主要的就是资本拥有者无意投资于看起来市场狭窄的乡间。对比起来,打造两个一模一样的练车场造价看起来差不多,其实不然,在乡镇建设可能还需要一笔数额不小的运输费,加上乡镇投资回报比小,在商人眼中实在是不划算。在这时候,政府光是口头呼吁、鼓励民企投资,是走不通的。可以适当的出台一些补贴政策,以此刺激投资。

  同时,国家对于驾校训练场地的要求是15亩以上,运管部门只能严格按此标准予以执行。然而乡镇土地可能涉及农田、山林等,驾校场地审批条规将此是否可以考虑在内,适当放宽乡村驾校土地面积条件?

  乡村学员因为“远”而“练车难”,这个“远”字不仅仅是地理距离,有时候也带着一些心理距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很多事的门槛越来越高。就连学车这件事,对于他们而言,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都要比城里人多。这样说来,谈起“楼顶驾校”一事,是不是也暗藏一丝苦涩呢?

编辑:陈麒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