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广西大学校园文化氛围陷“三困” 路在何方?

  优良的学风和文化氛围是高校的治学之本。优良的学风不仅能带动高校学生的自我提升意识,更能带动社会的发展创新。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对教育的重视,广西大学(以下简称“西大”)作为区内唯一一所“211”高校,获得了更多建设资金和政策扶持,校园及周边设施日益完善,校园活动形式更为多样,内容丰富多彩。但校园的宁静也随之被打破,窗外的喧嚣让学子们难以静下心来读书学习,以娱乐为主的校园活动占据了学子的大量时间,校园内外熙熙攘攘的商业店铺更夺去了学子的目光。


  周边实体书店消逝 书香在记忆中飘散 


  “又一个校园里的文化标志消失了。”随着2014年三联书店的停业,广西大学周边实体书店正式成为了“过去时”。那些构建“人文生活常态”的纸页和书香,渐渐飘散在人们的记忆中。取而代之的是百货公司、电影院、餐饮店和精品住宅小区,以每年翻新的商业速度将广西大学层层围困。


  作为广西唯一的“211”高校,广西大学周边的文化气息逐渐被商业规划吞噬,现已难觅踪迹。西大正门的火炬路、农院路已被餐饮店攻陷,如今“文化气氛”最浓厚的地方只有文具店。但这些文具店的主要客流也仍与广西大学关系甚浅,主要由广西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和老师组成。而西大西门外的鲁班路主要以住房小区为主,宽阔的道路更显人烟稀少,所开设的店铺主要也以服务小区居民为主,与文化关系最为密切的是教辅机构。(因广西大学附中是南宁市炙手可热的中学,其周围没有大型场所可以提供考试辅导,因而辅导学校在鲁班路扎堆。)还有与西大东门仅一街之隔的“城乡结合部”也主要以自建房和小区为主,店铺主要为满足附近居民的吃喝玩乐需求。


  广西大学附近最大的书店曾是正门的三联书店。原来的三联书店位置十分醒目,位于火炬路高新大厦,在两街交接处。西大校门尚未整修前,曾在三联书店门口设有一个广西大学公交站点,不少经过广西大学的公交车都会路过书店。在2000年,三联书店占据了高新大厦的第一、二两层楼,当时周围建筑楼层较低,南宁百货也尚在规划期,唯有三联书店鹤立鸡群。已毕业多年的2003级研究生欧阳同学,本科和硕士都在广西大学就读,他说:“我读本科的时候三联书店挺大的,我们经常去那里翻书,人挺多的。但是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已经小了很多,只剩二楼一层了。”


  据了解,2006年左右,三联书店由于经营不善,放弃了第一层的店铺,中国建设银行随后入驻。2014年,随着三联书店的离开,广西大学300米范围内已无大型书店。如今,距西大最近的大型书店成了位于北大路的广西书城,与广西大学直线距离1.6公里。虽在新华书店名下,但这里客流量十分稀少,书的种类很不全,甚至一些必要的学生教辅也难以买到。除了这两家书店外,广西大学周围再没有“规模成型”的大型书店。


  除了大型书店的消失以外,小型书店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广西大学校内的小型书店基本以出售二手书为主,大多数二手书为旧课本、旧辅导资料。在二手书店最辉煌的时期,广西大学正门附近的农院路曾有半段都是二手书店,每一家都摆得满满当当,占用了不少人行道的位置。店内旧书类型十分丰富,从教材到专业论著,从杂志到文艺书籍,应有尽有,运气好时还能寻到上世纪90年代的旧书的踪迹。但辉煌已去,时至今日农院路仅剩一家二手书店在苦苦挣扎。


  可喜的是,报刊亭在广西大学及周边的覆盖率还算高。除了校内外大街小巷里的私人承包报刊亭外,校内还有勤工俭学报刊亭。主要的杂志、报纸都能在勤工俭学报刊亭买到,基本能满足师生的需求。在西校园菜市还有两家门面介于报刊亭和书店之间,店内物品以报刊为主,也有一定量的畅销书籍出售。


  相比起其他大学,广西大学学子关于校园及周边书店的记忆极少,甚至是空白的。北京大学作为国内顶尖大学之一,在2012年校内的大型书店仍有北大书店、博雅堂书店、汉学书店等6家。在北大周围有中关村图书大厦、万圣书园等五六家,还有万泉河书店一条街。虽然近五年来北大附近倒闭的书店不少,但仍有野草书店、新华书店等几家尚存,可以一充门面。为保护书店,建设校园文化氛围,2014年,北京市海淀区宣布每年出资400万元以扶持实体书店发展。


  近十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提升,在网购热潮和电子书的步步紧逼下,实体书店难以接招。但书店为大学生提供的不仅是购书场所,而是一个文化气息感受地。书店安静的环境和轻松的氛围能够让人的心放缓,孕育出阅读和思考碰撞。被吃喝玩乐包围的广西大学需要至少一家书店,不仅是为建设“文化地标”,更是为学生提供阅读和学习的氛围,营造“读书 生活 新知”的文化环境。


  校园活动“泛娱乐化” 文化之“趣”被边缘   


  四列纵队,两个检票口,大礼堂前挤满了人。熙熙攘攘的人群手上拿着红色的凭券等待入场。 从大门台阶上望去,队伍一直排到了保卫处和后勤基建处两栋小红房中间,把西大校园的主轴线压得严实。这里即将进行一场“全宇宙新年碰头会”,著名男演员邓超要来了,带着他的团队,为即将上映的电影《恶棍天使》做宣传。


  邓超广西大学见面会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这场“碰头会”的前四天,2015年12月8日,广西大学共青团官方微博及微信“团学小微”同时发布抢票流程,转发即可参与。截至发稿,抢票微博单条转发量达2780次,微信从活动预告到抢票公布共有5条,最少阅读量11951,最多的则达到30795。而今年4月,同样在大礼堂上演的经典歌舞剧《洪湖赤卫队》的影响式微,微信的阅读量为376,是邓超见面会抢票推送最少阅读量的三十分之一。


  校园活动丰富了我们的课余生活,为书本学习外提供了自由选择,甚至人生发展方向的可能。而近来,随着其形式的多样,也渐渐呈现出“泛娱乐化”之态。娱乐明星来校举行“分享交流会”,多是为新作品进行商业宣传,号召大家的关注和“消费”,活动的商业属性不言而喻。这样的活动到底合不合适在校园内进行?讨论的声音在为明星的到来而涨起的欢呼声中渐渐弱了下来。“纯娱乐的活动过多”的观点在多位同学和老师的采访过程中均有提及。


  政治学院胡玲老师曾在课上提到当下西大娱乐活动过多,整个校园非常喧嚣,课余生活丰富按理说是好事,但过度的、透支的娱乐让人上课状态消极,静不下心学习。虽“娱乐”但缺乏乐趣,“趣”讲求审美价值和精神体验。


  大学生在参与校园活动的同时,把娱乐需求延伸到校园文化活动上,给文艺和学术活动带来了新的困惑。这种情况在校园并不少见,“非娱乐活动”为了吸引更多的学生参与采用更丰富的互动方式,娱乐化宣传,反而影响了活动的整体效果,显得蹩脚而尴尬。


  2015年11月28日广西大学中文辩论赛半决赛在君武楼玉林厅举行,主舞台上作者气势轩昂的对阵双方,而同样抢眼的是舞台旁赫然竖起的大投影屏,作微博墙用。比赛进行了一个半小时,收获56条现场互动微博,与辩题有关的仅为16条,其他均是为各自学院加油呐喊的微博。“没达到预想的互动效果”比赛负责人校学生会学术部副部长零丽说道,本想引发大家更多地对辩手发言进行思考,却为观众助威开辟了文字战场。


  校园文化氛围的营造和品牌活动的建设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难以忽视的一点是校园文化氛围与学校的文化传统、校方的引导有极其密切的关系。


  于1987年创立的珞珈金秋艺术节是武汉大学(以下简称“武大”)最响亮的校园品牌活动,分为服饰表演大赛、校园情景剧、舞蹈大赛、合唱大赛、辩论赛、校园原创文艺作品竞赛六个板块,是一个融思想性、艺术性于一体全校性的大型文艺活动。其中,最负盛名的是金秋辩论赛。每到金秋时节,武大校园里弥漫无形战火燃起各学院的辩论斗志,大家为一睹辩手风采涌向赛场。这个季节,校园里最高声的欢呼都献给了那些才思泉涌、妙语连珠的辩场战士。


  金秋辩论赛中涌现了诸多驰骋华语辩坛,获得佳绩的优秀辩手,央视主持人徐卓阳、湖南卫视主持人陈铭、南方报业记者袁丁,以及武大现任辩论队教练周玄毅等,不胜枚举。从1999年电视辩论邀请赛到国际大专辩论赛,10年间多次问鼎高规格赛事冠军,可以说武大见证了辩论这项活动在高校的黄金时代。


  中文辩论赛半决赛新启用微博墙(校学生会学术部供图)


  立足自身,通过校内外各项辩论相关活动的举办和参与,营造健康的辩论氛围和辩论文化。历经十载春秋,武大辩论队现已发展成为专门从事和开展高校辩论和电视辩论的常驻机构,辩论赛也成为了蜚声全国的高校品牌活动。


  随着综合实力的提升,西大校园活动日渐成熟,也有了自己的精品校园活动,为最多人所熟知的是为期一个月的“校园十大歌手”比赛,同学间的讨论可谓是比官方更有效的宣传,决赛当日入场券一票难求。相比“十大歌手”的火爆,中文辩论赛的关注度或不及学院的文艺演出。“辩论赛决赛在大礼堂举行,给各学院安排了座位,根据人数比例每个学院要出观众30—60位不等,场面才能好看一些”想到这个,零丽非常无奈和遗憾,“没办法,辩论欣赏门槛目前比较高”她也提到,这和个人兴趣有关,十大歌手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西大影响力最大的品牌活动,但还是希望学校给予学术类学生活动的发展更多支持。


   课堂陷“寓教于乐”悖论  


  在大学校园,课堂教学同样陷入一种“教育与娱乐”悖论: 生动有趣、声光电组合的多媒体本意是使艰深的知识变得深入浅出、轻松易懂,但泛娱乐化影响下的教学也陷入了泛娱乐的漩涡,让学生的思维疏于深入的思考。


  在采访中,任课教师们反映,西大学生上课睡觉、玩手机的现象普遍存在。新闻学院的郭丽华老师对此表示无奈,她负责讲授的传播学是一门理论课程,枯燥是难免的,她已经尽量在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我也想去做那些活泼,容易理解的内容来吸引你们不要玩手机,上课时就安排看看电影之类的,但是没办法,这个东西就是偏理论的东西,必须靠讲解来理解。”


  影响课堂学习质量的一个情况,还和学院、社团活动有着密切联系。校运会开始前一个月,为争取荣誉,各个学院纷纷开始了校运会开幕式上啦啦操的排练。高强度的训练带来的是身体的疲惫,新闻学院的王伟参与了两届啦啦操比赛,为新闻传播学院赢得了两枚金牌。“那段时间我们每天中午十二点到一点半,晚上十点到十一点都在训练,实在是太累了,回到宿舍倒头就睡,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浑身酸软,上课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27栋的宿舍阿姨反映,每天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宿舍关门后,总是会有人陆陆续续来敲门找她开门。“很多人都是出去聚会晚回来,凌晨一两点还有人来敲门!”活动的同质化,以及众人赋予其的锻炼意义已经超过活动本身,消耗着本能坐在课堂上专注思考的青春体力。


  记者手札:
  今年6月12日,广西大学第二十七次学生代表大会在大礼堂召开,会上 754 名学生代表投选了广西大学第二十七次代表大会“十佳”正式提案,其中包括《关于图书馆讨论室和研修室设立的提案》和《关于增加自习室数量,努力建设好学风的提案》两项关于学风和校园读书文化的提案。


  新闻传播学院北面,临西苑餐厅路旁的宣传栏,贴起了一张张学术讲座公告。同时还贴有学校各学院教授和专家学者的个人介绍,每隔一段时间更新一次。


  回看学生代表大会的提案内容,会议手册封面行书印刷的校训昭昭,“勤恳朴诚 厚学致新”,这些提案与思考莫不是一种回归。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