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学院图书馆的“尴尬”现状之谜

  文/见习记者 莫敏丽  通讯员 覃锦华 

  拐过几个弯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狭长且不通亮的走廊。空气中夹杂着浓烈的实验药品的味道,记者仔细地看着每个房间门外右上角的门牌,终于找到了门牌上标有“资料查阅室”字样的房间,但大门却紧闭着。透过半人高的窗口可以望见里边的情况,房内空无一人,两盏灯昏暗地亮着,屋顶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动着,仅有的几张桌子上放着些期刊书本,看起来已经许久无人翻阅。

  一名男生匆匆路过,他对记者说:“原来是有一个老师在这儿值班的呀?可能老师有什么别的事忙去了吧?同学们平时都不会来这里的,书都太旧了,学习条件不好。”
 
  直至记者离开,也未见值班老师的身影。

  此类“无人看管”或者“形同虚设,无人问津”的学院图书馆并非个例。大部分学生不知道学院有可以借阅专业书籍的图书馆,甚至有学生表示,即便知道学院有图书馆也不会去。总体来看,学院图书馆目前生存现状并不乐观,用“苟延残喘”来形容也不算过分。

新闻传播学院图书馆值班老师工作日常

  显而易见,学院师生们的使用需求是学院图书馆得以长久发展的内在动力,师生的使用才能体现其存在的意义以及价值。但就目前记者走访的情况来看,已经有部分学院的图书馆近一两年内因为使用率极低而被“吊销”,而部分学院的图书馆尽管保留着,使用率却并不乐观,或将面临“闭馆”的危机。

  学院图书馆尴尬处境的背后,到底隐藏着哪些真相?又折射出学生们怎样的学习心态?学院图书馆被大部分同学们“打入冷宫”,是否只是“冰山一角”,背后更多的不为人知的因素才更能深刻反映出当下西大学子们的学习心态以及读书观?

  “这里就剩下像我这样的‘老弱病残’了”

  “说得不好听一点,现在我在这个岗位上,就是个老弱病残,明年我就退休了·······”文学院的图书馆管理员说这些话的时候,在云淡风轻的语气中隐含了些许无奈。由于岗位设置问题,目前文学院两间图书馆的所有管理工作均由他一人来负责,“忙不过来、管不了那么多”是常有的事,在学院图书馆发展整体不佳的大趋势下,文学院图书馆因为专业性质的关系,还能保持着较为平稳的发展状态,但危机似乎也在黑暗中悄然逼近。

  文学院一共有两间图书室,每间图书室面积均在80平方米左右,室内整齐排放着不少书架,书架上的书分类放着。但只有一间图书室是可供给同学们自习或者阅读,六张桌子,十来个座位,三个自习的学生。“这里只对研究生和老师开放,一般研究生也都是针对课程需要借阅对应的书籍,一年下来,借出去的书有四千册左右。”管理员说。从电脑中的相关数据来看,有针对性地借阅与课程研究相关书籍的现象比较普遍。

  与文学院仅一墙之隔的法学院,资料查阅室就显得更为冷清了,几排书架,上面多是摆放着些法学专业的书籍,另有一些期刊零散地放在书架的旁边位置。一名老师和旁边座位上一名正在自习的学生在大声闲聊着。

  “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或许是值班老师习惯了这里长期的安静,记者的突然造访让他有些警惕。

  “平时来这边借书的学生不多,” 值班老师言语之间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集中在某些课程考试需要用到相关书籍的时候,学生就会一窝蜂地涌过来借书。”

  当记者问及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现象发生时,他停顿了几秒后说:“现在学生能应付得了课程作业和考试都差不多了,更何况现在网络这么发达,网上什么都有,能真正静下心来看书的,那得凭个人兴趣了。”

  直到记者离开,也不见有别的同学来这里借书或者自习,空荡荡的资料室里,依然和记者刚来的时候一样,只有一名值班的老师和旁边座位上一名埋头自习的学生,时不时的闲聊偶尔能打破这长久的安静,添点儿人气。

  随后,记者又相继走访了电气工程学院、机械学院、外国语学院、资冶学院、商学院以及新闻传播学院的图书馆或者资料查阅室,除了外国语学院、商学院图书馆内有一定数量的同学自习外,其它几个学院均处于“闭馆”或者无人问津的状态,毫无生气。在这充满着朝气的菁菁校园之中,大部分学院图书馆似乎成了文学院图书馆年迈的管理员口中的“老弱病残”,苟延残喘着,在青春蓬勃的大学生们中显得格格不入。

  一台电脑,一个老师,几张简单拼凑在一起的桌子以及摆在书架上的书,是大部分学院图书馆的全部“财产”。甚至因为经费的原因,书籍无法得到及时的更新和补充。因为少有学生借阅,很多书已经蒙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灰尘。

  对于部分学院图书馆而言,“冷清”是常态,“热闹”尤为可贵。在理工科学院,这种少有的“热闹”一般只存在于每学期的课程设计要求之时;在文科学院,这种“热闹”同样只会在需要写课程论文或者要考试之时才会出现。

  “被利用”常常是作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事情,而对于学院的图书馆,“被利用”在如今西大的校园里却成了一件“求之而不得”的遗憾事。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些什么样的真相?

  “读书学习这事儿,关键要靠什么?”

  “我觉得读书学习的氛围,得看你所处的圈子,如果你的圈子里都是以吃喝玩乐、娱乐八卦为主,那很难静得下心来······”坐在记者对面回答问题的姑娘,是来自公共管理学院哲学141班的宋今思(化名)。这个家里有着两大书柜书籍、宿舍里没地方放买来的书的大三女生,从小就将读书视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将这样的习惯坚持到了现在。
  
  “之前申报过创新创业的项目,后面用于项目研究的4000块我都拿来买书了。”说起这个事的时候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但丁、康德······这些记者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外国学者的作品,她均有涉猎。“闲下来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读书,书包里一般都会带着一本书。于我而言,看电子书是消遣,看纸质的、文学类的书籍才算‘读书’。”在当下这个充斥各类诱惑的时代,与其它受访的大学生相比,她“奇怪”得像是个“稀有物种”。

  宋今思会选择去学院的图书馆借书,也是学校图书馆的“常客”,更多时候,她也会选择自己买书。但对于其它大部分的同学来说,或许是出于个人兴趣,或许是出于专业性质,又或许是其它主客观因素影响,学院图书馆显然不像对宋今思一样,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

  “学院图书馆藏书专业,学术期刊比较齐全。”文学院16级研究生魏书颂因为本科四年不允许借学院书籍,他显得格外珍惜可以在学院图书馆借书的机会。“我觉得读书学习还是要靠个人的,为什么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有那么大的差别,还是要靠学生自觉的。”

  在本科毕业后的一年,他在桂林开花店创业,当他回西大读研时,他并没有成为很多人以为的样子,把花店开到南宁,一边读书一边创业。“读书也要读到极致,创业也要到极致。如果我一边读书一边创业,读书又读不好,花店又弄不好。学生以学习为生,脱离了学习,那读书就没有意义了。”如今的他很珍惜在学校的每一寸光阴,读书已成为他生活的常态。

  对于机械工程学院的大四学生韦保(化名)来说,“忙毕业”不算是最主要的事,“忙创业”才是眼前大事。这个个子算不上高大的男生,最近与自己的团队忙于驾校经营,显得有些疲惫,他坦言不了解,大学四年期间没去过学院图书馆。“自己没空也不感兴趣,身边的同学跟我一样,也没去过。”对于像他这样的毕业生而言,学院的资料室仿佛不会在大学生活记忆当中占有任何的空间,这个“实践能力极强”的大男孩,显然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有任何遗憾。

  在进行线下采访的同时,记者还以“广西大学大学生读书学习情况调查”为主题设计了问卷,进行线上发放。

  5月24日晚上7点发放问卷,截至26日晚上十点,一共收到有效问卷207份。根据统计数据来看,71.5%的问卷做答者认为西大学习氛围一般般,另有18.84%的人认为西大的学习氛围很差。在“有什么样的因素影响您读书的情绪”这一题的回答中,有66.18%的人选择了“难以静下心来读书”,另有65.22%的人选择了“娱乐选择太多,难以控制自己”。

  从这些调查情况来看,矛盾明显,学生自认为学校学习氛围有待提高,却又难以从自身做起,潜心造学,为营造学校良好的学习氛围而努力。

  不离身的手机、方兴未艾的社团活动、接连不断的八卦话题、灯火通明的农院路火炬路、人山人海的地铁商业街······在一片喧嚣之中,大学生的朋友圈中充满了好吃的、好玩的、好笑的东西时,那些学院图书馆、资料室却在“人文价值”与“残酷现实”之间挣扎,艰难存活。

  “让学院图书馆‘活下去’,让学生有修身养性之所”

  经过最近几年的改造,商学院图书馆环境已脱离过去的濒危模样,摇身变为有热水设备、有空调、有WiFi、有电脑的西大“豪华”级学院图书馆,为学生营造了良好的学习环境。

  “因为以前学院经费紧张,所以旧的图书馆比较寒酸,但学院还是坚持将图书馆保留下来,想为学生保留一块净土吧。”从大二就开始在商学院图书馆勤工俭学的潘同学说,“学院借鉴了一些比较有名的大学图书馆,才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但由于借书系统尚未完善,商学院图书馆内的书籍不能外借,学生只能在图书馆内看书。财政161班的房代香在没课的时候喜欢呆在学院图书馆,“学院图书馆环境好,而且还有很多自己想看的书。”在平日,商学院图书馆的每天都有不少学生来自习和阅读。 但也有不少商院学生不愿意到此自习,原因大多为离宿舍太远,不方便,他们更愿意去校图书馆或自习室。

  自从新闻传播学院搬入新大楼后,便将原来与文学院合并使用的图书分离出来,在新闻楼一楼设立了新闻学院自己的图书馆和阅览室。

  记者多次出入新闻学院的图书馆,发现很少有人在此自习和借书。“学院图书馆的条件相比以前改善了很多,但是来读书的人并不多,估计是老师布置了什么书目就过来找一下,真正读书的没几个。”新闻学院图书馆主任陶老师说。

  新闻学13级的罗月颖是学院图书馆的常客,在她考研期间,学院图书馆丰富的期刊杂志和专业书籍可谓是帮了她很多忙,“我现在都还是(学院)图书馆常客呢,研究生不能像本科生那么随便了,要多看些专业书籍。”

  然而很多学院的图书馆并没有商学院和新闻学院的图书馆那么幸运,如果学校不重视,无人管理而且学生也没有需要,那大部分学院的图书馆都将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

  “虽然有校图书馆,但是院图书馆还是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学校有那么多学院,校图书馆不可能方方面面都照顾得到,院图书馆更能迎合学院专业的要求,在书籍提供上更有针对性,对于学院的教学工作有重要的意义。”陶老师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像其它学院的院图书馆管理员一样,她对于这个岗位上的酸甜苦辣有着深刻的体会。

  经费问题、图书馆使用率问题、工作人员岗位的设置以及培训问题、学生阅读积极性问题等这些都直接关系到院图书馆的存亡,学院图书馆能否再迎来“春天”,需要学校的重视,也需要各学院的重视,更关键的是学生要真正利用起来,学生的需求才是动力之源。

  学院图书馆相比学校图书馆具有不可替代的专业优势,而学院图书馆被冷落的惨状,大学生自身是否也应该反省一下?大学生作为国家重要的后方储备人才,在大学期间不应当放人自我,随波逐流,对学业“应付”、对读书“无所谓”,应当建立起正确的学习观与读书观,趁着大学的美好时光修身养性,不负韶华。
  
  拯救学院图书馆,也是在拯救大学生浮躁不安的灵魂。

  见习编辑:杨莹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