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再见了,西大国防生!

  文/ 记者解晴晴 吴显烨

  5月26日傍晚,广西大学(以下简称“西大”)国防教育学院13级的王威徘徊在学院的荣誉室,他步履缓慢地踱着,双手交叉叠在后背。他望着墙上的展板,那是他们青春燃烧的岁月缩影。他不经意地走向荣誉柜,里面大大小小的庄严肃立的奖杯仿佛诉说着西大国防生的团结、力量与荣光。他轻轻地开口,漫不经心地喃喃自语,“不知道这里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又有谁知道这一间荣誉室还会不会存在呢……”

  13级的王威是国防教育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连同他的23个同班同学,是西大最后一届国防生。因为就在5月26日,国防部新闻局表示,从2017年起,不再从普通高中毕业生中定向招收国防生,也不再从在校大学生中考核选拔国防生。从这一刻起,招收国防生已成为历史。

  响应军改,西大停招国防生

  2004年,根据中央军委和教育部的指示,西大开始招收国防生,至今已有十多年。

  2009年,西大国防教育学院成立,原先分布在各学院的国防生重新组成了一个新的学院。

  2014年,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国家军委下令裁军30万,号召军队向精英化路线走近。在这样一个军改大势下,广西大学在2014年暂时停止招收国防生。

  2014年至今,西大再也没有招收过国防生。如今的西大13级国防生只有24人,他们全部是越南语专业,训练与学习双同班。在此之前,每一届的国防生都会分布在西大多个学院,他们有在商学院、资源与冶金学院和计算机学院等十多个学院的。国防生整栋宿舍楼可以容纳几百名学生,现在住在里面的学生仅有20多人了,再加上国防生宿舍一般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整栋楼十分肃静。

  记者在5月24日采访了国防教育学院党委书记王建广。他介绍,国防生是根据国家军委的安排,帮助军队培养高素质、高技能的大学生军官。近年来,除了普通士兵提拔以外,大学毕业生参军后直接留任部队的途径也为国家吸收了不少军队干部。王建广道:“现在我们只是暂停招生,会不会恢复招生,我们不得而知,但殷切希望恢复招生。”

  当时谁也没想到,仅仅过了两天,国防部就下发了停招国防生的通知。国防部回应,停招国防生,主要是进一步拓展军民融合培养军事人才的路子,更加广泛地利用国家教育资源,为更多地方优秀人才进入军队提供宽阔平台。

  听到这则消息之后,国防学院的师生们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震惊,因为从13级以后,2014年到2016年都没有招收国防生。王威说:“我感受到了国防学院在渐渐地冷清。”他紧闭双眼,低下了头,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在叹息声中,虽然没有半点惊讶,却饱含无奈与悲伤。
 
  高强训练,师生齐力迎考核

  记者采访了多位13级国防生,他们都期盼着能够恢复招生,“我们都想好了带学弟了,结果却停招了”。

  记者问到国防教育学院的学生会主席王威,“为什么希望恢复招生?”

  王威说:“是一种传承吧。”

  “传承的是什么?”记者追问。

  “西大国防的精神,我们国防学院每次参加活动,参加合唱比赛,参加运动会的时候都会喊一个口号——‘青春飞扬,固我国防,国防精英,建功军营!’这就是我们西大国防的精神,我希望这个精神能一代代地传承下去。”王威平静地说到。

图为广西大学2013级国防生合影
 
  5月26日国防部的消息出来之前,为了不让西大国防成为历史,国防教育学院除了等待国家军委的做出指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实现恢复招生、传承西大国防的梦想。国防教育学院党委书记王建广说到,培养出的国防生的质量是决定以后能否重新招收国防生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原广州军区,西大国防生在毕业考核当中,最近连续两年在招收国防生的院校当中获得第一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跟平时的高标准严要求的训练是分不开的。国防教育学院宣传部部长甘子睿说道:“我们平时训练的标准不是及格,而是拿良好当做及格来训练。”

  为了能够再次获取招收国防生的机会,西大国防生在训练时“花样”更多了。比如在训练五公里长跑的时候,他们会背包负重跑、环校园跑、两人一组互相背着跑等。四年的训练过程中,文化部长李承鹏一直提起去桂林集训的那段时光。那时他突发高烧,一直烧到了39度,卧床七天痊愈才能下床训练。记者问到李承鹏有没有闪过放弃的念头,但李承鹏说:“我没有想过要放弃,从来没有,我既然选择了就会坚持下去,打退堂鼓可是一件很不‘爷们儿’的事情。”

  谈及训练中让最深刻的一件事情,国防学院13级的包崇特说,有一次全班在走齐步时,因为几个同学走不好,导致全班走了好几次都没有走齐,于是全班被罚跑操场。当时正是下午两三点,日头正旺,一开始全班穿着鞋走,走了两圈之后就把鞋脱掉了,光着脚跑,一跑就是20圈。跑完之后包崇特感叹,“自己都要废掉了,只想一觉睡个三天三夜,一动不动。”不过这次的受罚给了包崇特新的感悟:这次受罚印证了国防训练“一人感冒,全家吃药”的传统,明白了团结体现在方方面面,不仅是共荣,也是共同受罚。同时每个人都不想拖集体的后退,这样一来,整体的训练质量也在不断提高。

  5月22日,西大13级国防生刚从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参加毕业考核回来。这一次毕业考核的项目是三公里,14分30秒是及格,13分40秒是良好,12分50秒是优秀。广西大学的国防生达到了100%的良好,其中有25%的优秀,在整个南部战区名列前茅。

   学训同班,铸造坚固战友情

  西大2017届的国防生与往届的国防生有些不同,他们是“双同班”。在大学所学专业方面,这24名国防生全部来自于外国语学院的越南语专业,而在国防教育学院,他们同属国防教育学院模拟营十连。在此之前,广西大学国防生同一届学生当中几乎没有全部在同一个专业的。因此,他们互相之间比往届国防生相处的时间更长,关系也更亲密。

  包崇特对战友情这一点感触颇深,他说:“我们这24个人,谁有困难说一声,我们二话不说,能帮到什么程度就帮到什么程度。” 有一次,他半夜剧烈胃痛,当时是凌晨一点,自己本来想硬撑着等到天亮再去医院。但是室友二话不说便载上他骑着电车去了六医院,一直守候到凌晨三四点,等吊瓶输完再载他回宿舍。

  “一对一帮扶”是13级国防生在训练时自发形成的训练模式。滕乐在生活和学习中有一个伙伴叫韦华富,滕乐是他跑步训练中的帮扶对象,也是学习上互相帮助的好朋友。滕乐说到,他们成为国防生,接受国防训练课程之前,身体素质上也并没有现在那么好,加上现在的生活条件比较好,他的身体素质相对于班上的其他同学是比较差的。让滕乐记忆犹新的是开学第一次三公里跑步,快跑到南门时他已经将要精疲力尽了,此时相互还不熟悉的韦华富能够慢下来跟着滕乐一起跑,给他鼓励。平时在学习上两人也相互帮助,在专业课上经常互相探讨学习经验和方法。

  双同班的凝聚力直接给这一次毕业考核带来了好成绩,甘子睿说到,他们的成绩不是一个人的成绩,这是属于集体的。刚刚进入学校训练时,这种强度对他们来说是很高的,用甘子睿的话来说,这是“赶鸭子上轿”。最开始在学长的带领,在同级一对一帮扶之下,他们才能长期坚持下来,没有同伴们的帮助,不管在训练上还是学习上,他们可能都没有现在这么优秀。

  历经风雨,参军难顾恋人情

  在常人眼中,国防生们各方面表现都非常优秀,给人一种为威武端庄、刚毅顽强的形象。但在这个年龄里他们也和普通大学生一样,有着柔情似水的一面,他们对爱情充满着向往。国防生同时具备大学生和军人双重身份,在训练中形成了坚强的意志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阳刚之气更盛,按理来说更容易找到他们的男女朋友。但他们也有自己无奈的一面。

  学校和军队并没有严禁国防生谈恋爱,只要在恋爱的过程中向组织说明情况,且不能与外籍人员谈恋爱,特别要注意安全和军人形象。滕乐高二开始恋爱,到今年已经走过五年的风雨。但令人惋惜的是,他和女朋友最终选择了和平分手。滕乐坦言,他和女朋友的感情还是挺深的,但由于异地恋,自己毕业之后将会到军队服役,双方接受不了长期不能在一起的痛苦,还是选择了分手。

  滕乐回忆起高中时期与女朋友恋爱的情景,脸上还不经意间露出了微笑,他双眼微眯,继而又苦笑起来。那时候滕乐虽然学习忙碌,可每天都能和女朋友呆在一起,在交流中感情日益加深。考上了国防生以后,滕乐与女朋友之间却少了许多交流。滕乐表示,平时除了完成学业还要进行训练,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和女朋友联系,就算是暑假也会组织集训,集训是全封闭的,他和女朋友一直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去年寒假,当滕乐回到家乡时,女朋友在外地实习,他们一年几乎都没见过面。说到分手那一天,滕乐眼里含着泪光,为了不辜负国家的培养,他要到军队服役,两者之间,他只能选择参军。

  在国防生里,遇到恋爱困难的并不少见,一部分国防生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谈恋爱,还有一部分就像滕乐一样,因为自身的原因难以维持。长期的分离和毕业的离别对许多国防生恋爱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国家和恋人之间,有时只能放弃个人。
 
  军改大势下,国防生不可逆转地成为了西大的历史。已经毕业的西大12级国防生孔繁伟说,已经一年了,我们国防生还是很怀念西大的。西大也会怀念这一群国防生,他们守着固我国防的梦想,为西大创造了无数荣光。西大国防生,虽然只有短短十届,但在西大的百年的历史中,他们仍然留下来他们浓墨重彩的青春印记,就像碧云湖的翠莲,只盛开一夏,却带来满天清香。

  再见了,西大国防生!

  编辑:邓惠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