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配角综合症”从何而来?

        (文/刘军君)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48.4%的受访者有“配角综合征”,51.6%的受访者没有。

  “配角综合症”是指在课堂学习和活动中缺乏兴趣,获取知识的过程以被动牵引为主,自信心不足,表现出“甘愿做配角”的态度的一种心理状态。

  有着“配角综合症”的人并不在少数,他们中的有些人会因为自己的“配角综合症”而对自己失望透顶;而有些人也会为自己的“配角综合症”而庆幸,过得怡然自得。“配角综合症”不是病,“甘愿做配角”的他们并非一无是处,甚至有可能活得比“事事强出头”的人更精彩。我们在他们的故事中,看到的也许是自己。

配角综合症”不是衡量标准,是一种心态

  “配角综合症”这个词对韦星辰来说实在太新鲜了,但她几乎是听完这个词的解释之后,就不停点头,“对对对!我就是那种不会出头的人!”

  韦星辰现就读于柳州市钢一中,是一名播音主持的艺术特长生,能唱会跳,她从小到大参加过的学校晚会表演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还参加过多场舞蹈和电子琴汇报演出。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自己有“配角综合症”。

  前不久,韦星辰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青少年演讲比赛,经过激烈的角逐,她进入了复赛却遗憾无缘决赛。得知自己进入了复赛之时,韦星辰并没有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父母,而是在复赛结束之后,告知了自己的父母:“爸妈,我没有进入决赛”,她的父母也只能安慰她“努力了就行”。

  相比起父母每天在各种微信群里不辞辛苦地为自己表姐参加的另一个比赛拉票,韦星辰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很低:同样是进入了复赛,父母却对自己参加的演讲比赛这么不上心。

  “我觉得我活成了‘为别人鼓掌的人’,但我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当然还是想做‘被别人鼓掌的人’”,韦星辰说。

  “那你为什么不把自己进入了复赛的消息告诉别人?”

  “我…我还是想低调一点。”

  韦星辰像一颗珍珠贝,一面渴望别人主动撬开她的“贝壳”发现她的“珍珠”,但却一面违心地把自己获得的成就藏着掖着,不甘心地做一个“配角”。

  何松谕的境况与韦星辰正好相反。何松谕还只是一名初三学生,成绩不算好,也没参加过什么大型比赛和演出,但他很自豪地介绍自己是班上的纪律委员,“因为老师觉得我嗓门大!”

  初一时何松谕还不是纪律委员,被老师委任为“门窗长”,负责每天上下学开关门窗。刚当上“门窗长”的第一天,他就叮嘱父母要早点叫他起床,因为“我要负责给同学开门呢,去晚了别人就进不去了”。父母被“门窗长”这个职位弄得啼笑皆非,但却丝毫影响不到何松谕对这个职位的热情。

  “我可是主角!”何松谕历数了做过的让自己骄傲的事情,“参加过学校的艺术节、运动会,我还是学霸加情圣!”

  “配角综合症”不是一个客观的衡量标准,而只是一个主观的个人心态。多才多艺的韦星辰是大多数人眼里无可非议的“主角”,但她却对自己有着“配角综合症”深以为然。何松谕是个没什么特长爱好的路人甲,但他却自信心满满,认为自己是被关注着的“主角”。

没有人天生是“配角”

  “配角综合症”为何如此普遍?中青报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3.9%的受访者认为孩子从小接受“乖孩子”理念不去争取是“配角综合症”的主因。52.2%的受访者指出这是不自信导致的畏首畏尾,43.9%的受访者认为是没勇气承担可能出现的后果,35.6%的受访者认为是受到集体重于个人的传统观念影响,33.6%的受访者认为是父母事事作主导致的决策勇气缺位,21.6%的受访者认为是由于成长中常受点评而导致的介意被评价。

  韦星辰小学、初中、高中的班干大多数都是由老师指定的,很少有机会自己竞选。韦星辰习惯了“被安排”,因此在之后面对为数不多的几次班干自由竞选机会时,她选择了“旁观”。

  吴宛珊则认为“配角综合症”产生的原因是自身能力有限。“‘做主角’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压力,有时候自己力不从心,个人能力不足以承受这样的压力,就会放弃。久而久之,就对‘做主角’敬而远之了”,吴宛珊如是解释自己更愿意做一名“配角”的原因。

  尽管大家想做“配角”的原因不足而一,但“不自信、自卑”是多位采访者都提到的共同原因,就连认为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主角”的何松谕也会担心自己能力不足。

  韦星辰在班级里不是最学霸的榜样人物,也不是最惹是生非的熊孩子,只是默默地上下课、写作业,但往往这样的人最得不到长辈的关注,是一个班级里最“透明”的人。“身边比我优秀的人多了去了,我不是那种会经常被家长老师夸奖的人。如果我经常被夸奖,我可能会更自信一点吧”,韦星辰说。

  不论是韦星辰、吴宛珊还是韦伊,这些自称有着“配角综合症”的人们都表达出了内心里最深层的、想做“主角”的想法。

  “当配角平平淡淡的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有时候一冲动,还是会幻想自己能够有所作为,有时候内心还是不甘心自己只是一个配角的吧”,看到身边的同学朋友们站在领奖台上或是被家长老师一遍遍地夸奖,韦伊也会幻想着自己成为他们的一天,“大概没有人想一直只做一个配角的吧。”

编辑:解晴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