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明星演唱会购票指南

文/ 记者 覃心
 

4月22日晚上,周杰伦在广西体育中心举办了“地表最强”巡回演唱会。场内人山人海,粉丝们带着属于周杰伦的粉色应援物,跟着他唱着一首又一首“属于青春记忆的歌曲”。
 

李玲追星将近十年,在场外看着许多进不去的歌迷眼中带泪,心里非常明白他们此刻的感受——喜欢的明星近在眼前,却因为一张票,而被拒之门外。
 

粉丝经济催生的天价门票
 

当晚,李玲带着凑热闹的心态跟着两个朋友到演唱会场外卖应援物,顺便赚一些“外快”。她并非“没有票”的人,恰恰相反,在周杰伦“地表最强”巡回演唱会南宁站放票当晚,她便通过正规票务渠道“抢到”了两张面值680元的门票。不超过一个星期,转手以每张850元的价格卖出。“我还算很有良心的了,周杰伦的演唱会是南宁这几年来最热门的演唱会之一,至少翻一倍卖。”在此之前,2016年韩国组合BigBang到南宁办演唱会时,李玲也曾倒卖过两张票,“加价不多,就是两三百。都是从票务网抢到的。”
 

22日晚上九点左右,周杰伦演唱会已经进行一个小时左右,一对情侣拿着临时从黄牛党手中买的面值为340元的“山顶看台票”,打算检票入场。
 

保安告诉他们:“这两张票是假的,你们最好赶快报警吧。”
 

李玲随后跟上前询问二人是以多少钱购入的,得到的数字令她大吃一惊。
 

“2000元一张!”
 

向记者描述事件时,她脸上仍有惊讶之色。“要知道当时演唱会已经开始很久了,票价还能高到这个地步。”关键是,这还是两张假票。
 

这样的“荒唐事”在近几年的娱乐圈并不少见。去年,王菲“2016幻乐一场”上海演唱会唱响。据凤凰娱乐报道,在演唱会前的一个月里,王菲这场六年后全球独开一场的演唱会,从最初官方公布的门票价格,1800元至7800元区间,随后流传着一张黄牛价格表,AB区价格都上万,而第一排的123号则称100万拿走。
 

据新浪娱乐23日报道,王思聪在《小葱秀》节目中大谈王菲演唱会的“天价”内幕。王思聪透露,演唱会的经营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票价越高则歌手赚得越多。他坦言道,王菲的演唱会在筹备时,王菲曾将演唱会门票定价为1万,但因为物价局的反对而作罢。
 

            
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
 

王思聪表示,这种歌手强势牟利的现象受伤的永远是歌迷。此外,王思聪还透露,在演唱会的各个环节中,歌手永远占据产业链的顶端,因而他并不奇怪王菲演唱会最终定价会从1800起,7800封顶。

  
入场“门路”多
 

李玲告诉记者,要是放在前两年,演唱会开始半个小时后,歌迷只需要偷偷塞给安保人员一两百块钱,就可以被偷偷放进场。有些人门路广,还可以由场内工作人员带进去。甚至有黄牛还能倒卖工作证。
 

“很多演唱会还在人民公园开的时候,我有个朋友就是在那里上班。”她因为这个“契机”免费看过不少演唱会。“前两年王力宏来的时候在那办过一场,也是非常火爆。”当时李玲和几个朋友在周边聚会,在场两三个都是常年追星的,有着丰富的“演唱会经验”,一边打着麻将,还调侃着今日力宏来邕,要不要找个“牛”看一看。下午,作为“工作人员”的朋友阿华打电话给她,说:“我可以带你进去,你来不来?”李玲犹豫了一会儿。
 

没多久,另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得了一张看台票,你要吗?”
 

这位朋友从事广告、营销等相关工作,公司与广西某电台有着长期合作,常常能拿到赠票。在2014年的时候,李玲的“爱豆”韩国组合2PM到南宁参加一个“拼盘”演唱会,李玲曾问过她有没有门路。朋友问她想要什么位置的。李玲当然说想要最前排了,毕竟追星多年,很希望能最大限度近距离看到“爱豆”。
 

朋友想了一下,说:“好。”没过几天,真的把VIP票给了李玲。托朋友的福,李玲在南宁常常能看到免费的演唱会。比如上文提到的王力宏演唱会,朋友知道李玲喜欢“凑热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告知有票。
 

李玲和另外两个朋友商量了一会儿,三个人决定一起去。“现在是有两个名额,我跟着在人民公园工作的朋友进场。她们俩到现场再找一个黄牛,拼票。”
 

“当天真的挺混乱,五六点都还没有安排进场。很多粉丝在抗议。”
 

“具体发生了什么骚动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我从场内的观望楼里看过去,当时还有人在彩排。”
 

让李玲和朋友们意外的是,找的黄牛都说没票了。“完全没有想到王力宏在南宁的场可以这么热。按以往的经验来说,这个时候买票,最远的,一两百就可以了。普通一点的场,最多五十块。但问题是,居然都没票了。”所以,当李玲在周杰伦演唱会门外听到那对情侣用2000元买一张看台票时,内心的震惊感是非常大。“以前南宁的场,很多票都打折。现在场子真的是热了起来。”
 

找不到票怎么办呢?
 

说来也是巧。李玲笑起来就觉得好笑:“我那位朋友真的是眼利,动作也快。确定找不到票后,恰好有一个戴着工作证的人领着五六个观众过安检。那几个估计就是跟我当时一个性质,来蹭的。我朋友很敏感地察觉到,迅速趁乱跟着他们的尾巴进去。”就这样逃了票。
 

说完王力宏演唱会的经历,李玲感叹了一句,“这事儿搁现在就很难了。”安保管的越来越严,周杰伦“4·22”南宁演唱会那天,光是有工作证是进不去的,必须穿着制服才能得以放行。也有两个女生戴着工作证和安保人员协商,得到的回应是:“这个口是不能进去的,我带你去另一个口看看……不知道行不行。”
 

  购票渠道混乱,权益保障缺失
 

李玲“混圈儿”多年,对记者说:“很多黄牛都是一个票务公司、集团的,其实是和歌手、赞助商等等之间有商业合作性质的。演唱会门票定价有物价局的审核,没办法咯,想挣钱怎么办,靠黄牛把加价位炒起来。”
 

通常而言,粉丝购买门票的渠道主要有三个。第一个就是通过票务网,比如大麦网和永乐网购买,还有现在兴起的聚橙,藕粉娱乐,麦穗购票,“拼手速”“拼网速”。因为都是正规票务网,所以定价都是官方价位,面额多少就是多少。但是这对于大多数粉丝而言是非常困难的,尤其遇上顶级“大咖”时。王菲的演唱会,售票当日,39万人同时在线抢票,仅32秒的时间门票就全部售罄。门票秒空之后,淘宝、微信等平台的黄牛市场迅速开出天价门票。
 

李玲也遇到过一个“特殊情况”。“周杰伦演唱会门票开售后,我和一些朋友都抢掉票了的,但是没有多久,票务网提示是系统出错,又把钱退了回来。”
 

其次是通过歌迷会进行团票。粉丝将钱给了粉丝会之后,大一点的粉丝会相关负责人会和主办方或者经济公司直接联系进行购票。主办方有时也会跑票,毕竟利益为重。粉丝会的选择也需要谨慎,“看你信任哪一个,或者长期跟着哪一个团走。比如百度贴吧后援,微博后援,地方后援等等。”李玲说,“但其实很多也是和黄牛合作的。”后面这种选择很容易出现类似“权志龙吧”被骗128万票款的情况。
 

据当时的贴吧吧主称,“权志龙吧”长期与一个名为柯晓婧的人合作团购门票,对方声称“在公安系统有门路”,双方在两年内“合作效果良好”,该后援会管理层对柯某非常信任。


 


权志龙吧吧主当时的部分声明(图源网络)

 

在2015年BIGBANG组合的巡回演唱会中,“权志龙吧”和柯某继续合作,却在5月份的广州场上出现问题。贴吧将广州场的订金打给柯某后,却迟迟拿不到门票。演唱会时间逼近时,柯某打电话给贴吧管理组,称广州的票出了些问题,因为场子火爆,不打全款拿不到好位子。基于以前的合作,贴吧管理组同意了。结果,柯某每天都向管理组催账。大笔资金的转账令他们心生疑虑,追问柯某后方知,她因广州场的票没和主办方谈妥,而向一个叫“贾厚利”的黄牛党拿票。至此,贴吧管理组才知道“她所谓公安的路子只是一个个人票务,但是当时广州、北京、上海的订金已经打过去,发现是黄牛党觉得不妥开始追债。”在这之前,柯某一直在贴吧和另一个黄牛党间周转牟利。
 

贴吧向贾某追讨订金,却被其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搪塞。北京演唱会结束后,管理组飞到贾某所在地杭州亲自堵人,得知,贾某与柯某签署过一张128万的欠条,并约定贾某在六日内还清。但是时限到了以后都未见欠款。“权志龙吧”在贴吧里发出公告阐明始末,并称:“我们咨询过律师,如果要通过法理途径追索,难度很大,但是无论难度多大,我们都要给信任过龙吧的粉丝一个交代。”至今无果。
 

粉丝们最常使用的手段,就是与黄牛点对点进行交易。国内比较有名气的“黄牛党”有“上理skyline票务资讯”、“ 蓝胖子oppa”,或者通过类似李玲这样抢到了票却转手卖的人购买。
 

风险是有的,李玲表示:“最好可以通过淘宝支付,在入场后确认付款。如果是假票,至少可以第三方介入。”支付了订金也不一定能拿到票,李玲的朋友阿华曾打算从“上理”购买BIGBANG上海见面会的门票,但是没成功。“订金也没有拿回来,因为这种黄牛票就是谁先付定金谁先拿票。她想着以后有内地场演唱会,她直接转场,排在前面拿票。”此外也有可能遇到“坐地起价”的状况,“提价100-200元”的李玲都自诩“我算是很有良心了”。
 

日本:想要买到演唱会门票,要看你“有没有资格”
 

目前就读于东北师范大学的郑同学,今年已经大四。自从上了大学,“饭”上了日本组合“岚”。但是她至今没能看过一次“岚”的演唱会,“我也想啊,可是很难。”
 

“岚”隶属于日本Johnnys事务所(简称“J家”)。 J家的演唱会门票售卖是采取从会员中随机抽取的销售方式。想要成为官方fan club的会员,需要在官网填写报名,其中粉丝必须提供一个接受邮件的日本住址,同时还要缴纳一定的入会费、年费给fan club。以“岚”为例,入会金额为1000日元,年会费为4000日元,手续费则需要140日元。而这些钱,需要申请人到邮局汇款缴纳。
 

成为会员后,方可参与该fan club所属艺人的演艺活动门票的抽取。因为是抽取制,各个座次的票价都是一样的,岚的演唱会票价是8500日元一张,而抽选的手续费为700日元一次。同一场公演一次抽票中最多能抽四张,还需要把同行者的“情报”填写清楚,例如是否是会员。每一次抽票可以填写三个志愿,如果前一个志愿落选,会自动进入下一志愿抽选。“哪怕你很幸运抽中了票,也要清楚的意识到,抽票所抽中的票是不分座位前后的,因为会出现‘神席’这一个说法。”郑同学表示。
 

“黄牛票还是有的,但是相比而言少一些,毕竟是国外的场。而且一般情况下都是在不好的位置。”自打郑同学成为“岚”的粉丝后,还未遇到他们的内地场。“价格高不高也要分情况,比如周年演唱会,或者有些经济宽裕的粉丝没抽到票,高价买。”
 

郑同学认为:“粉丝们还是蛮抵制黄牛党的。如果说有演唱会抽中票就会在微博上卖,但也只是卖给‘自家迷妹’(指同一个艺人或组合的粉丝)。比如让对方出示买的专辑啊,con碟啊,再决定卖,价格也不会很高。”
 

郑同学目前还没有成功成为“岚”的fanclub会员,不过日常追星中的“买买买是少不了的”,比如“爱豆”的新专辑和演唱会的con碟。
 

“但我至今保持理智没有入纸片坑。”即照片这类周边。“杰尼斯的艺人是不允许别人随便去拍的,比如路透照。”如果J家的艺人参与了某杂志的封面拍摄,而出版前需要预热时,网上出现的图片中J家艺人的部分会是一个剪影,而非真人出镜。
 


大野智的“天价”照片

 

“也不允许随便影印,也很少有人会去翻印。类似于写真的照片,我们在国内买回来大概要十几块前一张。”郑同学给记者分享了几条二手购买链接,上面显示,两张大野智练习生时期的“古早”(表示早期)照片,售价为4200元人民币。“有些粉丝会有强迫症,一定要收齐,比较稀缺的就很贵。像我就只能收收散纸。”

 

“反正迷妹的力量永远让你感到恐怖。”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