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巴英河畔“杰出”的职业农民

  (通讯员/张讯潮)

  葱郁的原始森林,夹杂着笔挺的椿树把车窗映成绿色。碾过百公里的崎岖环山路,沿着潺潺的红水河,越野车的轮子停在了神秘的壮族蚂拐文化发源地——东兰县巴畴乡巴英村。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的巴英河流域,有这样一群职业农民,他们受到政府“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发展模式的号召,响应国家精准扶贫的政策,参与到为脱贫努力的队伍中来。放眼望去,一群由六七十岁老妇组成的种植队正投入在一片热火朝天、充满笑声的田间劳动中,虽然不如年轻人麻利,但看得出她们的稳健和专注,以及对手头工作的热爱。正与扶贫干部班升华用普通话沟通的罗彩练十分引人注目。

  “今天又带阿姨们过来种树了,这么久以来都是靠你搭起干部和巴英村群众的桥梁,你也从来不抱怨,辛苦了!”班升华看着罗彩练说道。

  罗彩练握住班升华的手,有些激动地说,“政府有这样的政策支持我们搞生产,帮我们脱贫,我们真的很感谢的。要说辛苦,那些六七十岁的老阿姨更辛苦,在家做不得什么农活,我们应该好好帮助她们啊!”


职业农民罗彩练

  今年50岁的罗彩练,皮肤黝黑而红润,手脚麻利地重复着翻土、埋苗的动作,没多久,一列整齐的橘红树苗就站在了地里。她是巴英村橘红种植队的联络员,开展生产的职业农民们都把她当成队长看待。

  每个月靠各方面收入,罗彩练可以赚到3500元,这在贫困村里可不是小数目。据了解,她但不止是种植橘红,还自己琢磨着养禽、养蚕和种油茶等,一年四季各个月都有活干、有钱赚,生活十分充实。而像那些六七十岁的老婆婆因为思想比较僵化,或者身体状况欠佳,单靠种橘红度日,每个月仅收入1000-2000元,属于生活困难的农户。

  只见班升华对着正在种树职业农民说了一段当地方言,老阿姨们一个个脸上挂满了笑容,投来赞许的目光。询问才知道,他是在告诉大家,干活要小心点,注意身体,只要大家好好干,不仅要让大家吃上饭,还要让大家能多吃肉;以后还会想办法把年轻人都召回来,恢复巴英村以前热闹的景象。

  巴英村的劳动力老龄化十分严重,大部分为60岁以上的留守老人,他们的子女外出打工,自己又过了能高强度劳作的年龄,因而纷纷陷入贫困。

  “因为以前上过小学,学过普通话,当地村民大部分只会说土话,我普通话和土话都会,自然就担起这个联络员的作用了。每次看到这些老人辛辛苦苦种田,一年到头饭都吃不上,我就想着现在政府有工程,我把大家发动起来,一起脱贫。”罗彩练擦了擦满头的热汗,继续说,“平时因为和乡政府接触得多,我得到的信息多,政府也乐意让我先学会种植技术去教会大家。”

  扶贫干部班升华表示,一方面想把留守的村民培育成种植行家,从中挑选出类拔萃的个人作为日后田间管理的技术人员,要自力更生,不能一辈子依赖农技人员;另一方面比较担心老阿姨们的身体状况,风吹日晒里进行农业劳动身子恐怕吃不消。

  在问到为何能在村里做到杰出,进而带动大家脱贫致富的问题上,罗彩练显得有些局促,支吾了一会,说:“其实也没有杰出不杰出,只是从小我就干很多农活,也上过一阵学,山上地上水里的农活都懂做,所以思路比较广,想法也多,经验丰富让我满足温饱的同时,想要得到更好的生活,特别是带动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

  听到这,班升华笑了起来,感慨地说道,罗彩练在解决自己生活问题的同时,充当了党和政府精准扶贫的传话筒、教科书,像她这样思路比较开阔,在职业农民中相对杰出的农户,当地特别少。巴英村村委通过罗彩练组织村民劳作,节省了不少时间和力气,客观上推动了巴英村精准扶贫工作的开展。

编辑:莫淑媛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