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黎禹君:一直在飞的火鸟

  文/通讯员 黄冬琪 

  她的声音是温和的,容易让人想起松鼠之类的懒懒生活在森林的小动物,而在被问起更愿意用什么小动物形容自己的时候,黎禹君的回答却是火鸟——在杨千嬅的那首歌里,火鸟就是不死的凤凰。“我希望自己成为有不死精神的人”,她说。

  其实她就是只一直在飞的火鸟。
 
  “自律使人自由。”

  这句话是黎禹君的座右铭。

  摆出习以为常的拥挤时间表,她说:“虽然一直说自己是个懒人,但对待自己喜欢的、想做的事算是比较能吃苦,一直觉得还好。”在这个“还好”背后,最紧张的一段行程里,黎禹君同时面临着上课、课余时间去中国新闻社实习、兼顾空谷内容的日常运营开会和15周年晚会的各种任务,作为一个喜欢挑战且责任心很强的强迫症,“那段时间经常熬夜到凌晨三四点,印象很深的一点是,审核空谷15周年KNET特刊审到天亮,以及一个H5改了200多遍……”

  只是听着就觉得好累呀。“可当有很多事情挤在一起时,自己就会自动进行重要性排序,然后一样一样去解决,会很忙但并不会手忙脚乱,这也算是社团锻炼出的一种技能吧。” 她认真地说,“但现在想想,只有在这种高强度的环境下,才能不停逼迫自己向前进,去接触最新的东西,去打磨越来越好的自己。”

  有意思的是,在某一次逼迫自己向前进的时候,有了让黎禹君也没想到的惊人效果。新闻评论课的老师要求学生在社会媒体有发稿量,“我在一个月内,在国内媒体发表了50篇新闻评论,个人发稿量占专业80余人的1/6左右(专业平均4篇),并在红网红辣椒评论、荆楚网东湖评论建有个人文集。”这50篇评论,一下子把她班上的平均篇数拉高了一篇,要以平均数来算成绩的同学们顿时鬼哭狼嚎了起来。

  但其实偶尔也有没这么忙的时候,“在上次实习结束以后闲了大概一个月,我跑去旅游去了。”说起这个,她居然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大概是难得的悠闲时光要比咸鱼的日常更加珍贵吧。
 
  不断地飞行才能找到真正想去的地方

  从大一时在校园媒体做记者和编辑开始,到大二暑假开始至今几乎没断过的实习,黎禹君一直过着忙碌且充实的生活。而对于自己的未来,她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我绝对不会做记者”,发展成了“我才明白其实自己很热爱传媒行业,无论辛苦与否,无论待遇如何”。

  在这个不断前行的历程中,黎禹君有了三年的校园媒体实践经历,实习中做过科教、法律、经济、金融、交通、房地产等各方面相关的新闻采写,也应聘过BAT一类的网站实习岗位,除了这些,还做过一个月的文案策划。对各种各样崭新的知识点的接触,让她收获了不少。“当然有迷茫。坦白说,之前我也一样,像溺水者恨不得赶紧抱住浮木,只要能上岸就好。可怕的是,当越漂越漂,尽管得以存活,却不知道自己从哪儿而来。”后来呢?后来她开始明白自己真正喜欢什么。

  在《羊城晚报》实习的时候,指导老师带黎禹君报道了东莞轻度残疾人未享受地铁乘车优惠的问题,不久后该问题迅速得到解决。“虽说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让我看到新闻的意义。”不同于身处象牙塔时,对记者这个职业单纯是“手无寸铁兵百万,力举千钧纸一张”的英雄主义憧憬;现实里的大多数时候其实是,淡褪了这种狂热以后,自己用采访与文字在琐碎繁杂中让生活有了一点点好的改变,也算是一件小有成就感的事情。“和报社记者老师们交流的过程中,燃起我对新闻理想的思考。从学生时代至今,他们中大多都坚守了十多年新闻理想,勉力从诸多掣肘中发掘出新闻价值,诠释何为深耕细作,让我看到了久闻的报人情怀和风骨。”于是就算是接到一些互联网公司的高薪offer后,她还是出于其工作性质与自己的追求和价值观不同的考虑,选择了放弃。

  “大学期间的实习除了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还是一个不断探索、定位自我的过程,我也是慢慢地才知道自己最想做的还是新闻。”黎禹君给学弟学妹们的建议也是如此,“焦虑是这个世界上性价比最低的事情。追随自己的本心,明确努力的方向,少些焦虑,然后大胆地去做吧,趁着还有大把的青春和热情。”

和实习单位凤凰网同事的合照(右一,图为受访者提供)
 
  当下一个目的地是自己真心喜欢的,一切就简单了起来

  实习中,让黎禹君印象深刻的是,凭自己能力“全盘负责”的东莞“异地驾考”的新闻——大热天靠着地图软件跑遍了尚未熟悉的整个城区的驾校,一一走访,还经常遇上找不对地方,或者驾校正好关门的事。“虽然很累很忙,但是因为喜欢,特别是当它变成铅字复印的时候,就觉得再怎么辛苦也一切都值得。”

  她向往传统媒体:“刚毕业最想做的还是采编吧,无所谓别人怎么唱衰传统媒体,反正我暂时还没发现比做新闻更有意思的事。”这个选择在大环境下难免让人不解,周围不少老师、家人,甚至一些记者前辈们也都劝她另作考虑,在这件事上她却有自己的看法:喜欢传统媒体的沉潜不骄躁,喜欢细领域划分的精耕细作,相信其优质内容必将凸显价值……让人惊奇的是黎禹君的坚持与淡定,即使在传统媒体已经很少招人,而别的待遇挺好的工作机会已经摆到眼前的时候,她还是选择去面试;事实上,“作品+丰富的实习经历+清晰的自我定位”,也的确让她成功在一群强有力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了。“对任何行业的人都一样,找工作前的选择和定位很重要,做好了才不会盲目。”

  换句话说,这样简单纯粹的坚持,也是因为确定好自己真正喜欢做这样的工作,而且用心地为之努力过,才更有底气起来了吧。在喜欢的事情上不遗余力,才是最不会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不出意外,应该会签广东的一家报社。昆德拉说:‘人永远无法知道自己该选什么,因为只能活一次。’所以怎么选都是对,怎么选都是错,开心就好。下一步怎么走,我自己也不知道,活在当下吧!”谈及“未来”的字眼时,黎禹君这样回答。对于第一份正式工作,她更期待的是能从这个自己喜欢的领域中,学习到更多东西和获得供自己成长得更好的空间,“我建议,如果没有特别重的经济压力,不要考虑太多薪水的事情。而是要考虑,哪份工作,可以让你在最短的时间里,获得最多的积累。”毕竟无论对谁而言,未来都该在辽远广袤的天地间而绝不仅在眼下。生活的边际远在星辰大海之外。
 
  大学四年,到了毕业之际云淡风轻地随意聊聊便做完了回顾,火鸟由那年九月一路倔强飞来,又将飞往下一个某年某月。途中风景言笑不说难,时光荏苒中投下的是逐渐成长的掠影,她一直在飞,值得庆幸的是,找到了方向。但愿你我也能如此。

见习编辑 覃雅婧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