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陈登琦:探究社会 是上帝让他背负的十字架

  图、文/通讯员 曹欣桐

  二十多岁的年纪,三十岁的事业心,他的言语间透露出对未来研究目标的憧憬。“我是一个普通的大三学生,”陈登琦说道,但他所选的路并不寻常,即使是循规蹈矩的生活也能过的有滋有味。

  同学眼中的他,是上课独坐,是时刻都在喝水,是会佩戴礼帽装扮自己的人,他所喜爱的游戏和健身是和同龄人相同的爱好。但事实上,他的思想深处早已有了较为小众的思考方向。某日,热衷于开不正经玩笑的他,突然在众人注目之下提问,“老师,请问为什么《统治阶级政治科学原理》这本书在市面上买不到了?”就如他说,“我喜爱社会学”一般,让人耳目一新。

  可知的是他选择研究的方向,不知的是他为了能用自己的方式掌控未来所作出的努力。

 
陈登琦的生活照 摄/曹欣桐

  从探究到结论的演绎

  大学四年,前二分之一并无明确目标,直到在中加遇到了一位改变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让自己立下出国决心的朋友,堪称“灵魂导师”。尽管两人现在已没有联系,但这份决心也让陈登琦能够选择在未来研究偏爱的社会学,选择自由的思考。

  “大一大二时有点消极生活,妥协于家里的安排,对自己的要求也不算高,心里不是那么有力量。”然而陈登琦的现在“没有提不起劲的时候”,朋友的一句话激发了他的潜力,“如果你想要什么东西,就要勇敢的说出来,就算得不到也要说出来”,“因此我努力向家里争取,终于得到出国留学的批准,不然我早就去打游戏了,我很爱我的游戏的。”不过现在的他更爱白雪皑皑的美丽未来——雪城大学。( 雪城大学:美国著名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其公共管理学科排名全美第一,多个学科全美排名前十)

  “学习英语时,既要背单词又要练习口语,我就想象自己是个老师,在讲台上写写说说,就情不自禁投入这个角色中,讲了一个下午。”最后黑板和时间一同用尽,打扫卫生的阿姨进入教室时,看到自己上午才擦拭干净的黑板竟然被一名陌生的学生写的满满当当。

  “我很喜欢扮演不同的角色,每一个角色我都非常入戏。总觉得演绎不同的人生会很舒服。”何为此时的舒服?“比如演一个老师。作为老师要如何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呢?怎样算是一个好老师呢?去思考这个过程就很舒服。”他说,演一个角色时去分析、探究角色的心理,探寻某种行为举止的原因,就如阅读时寻找社会因素一样,那种过程就很快乐。

  他对心理学的研究始于初中,“当然初中看的书也不是很专业,叫《进化心理学》。那时候探究微表情、动作的含义只是源自兴趣,就只是喜欢而已,真的只是喜欢。”大学期间陈登琦曾主演《进击的3厘米》,该片获得广西高校大学生心理健康微电影大赛一等奖;曾出镜团学新媒体中心宣传视频《好想你》、以及空谷校园网宣传广告等。

  “有时候表演我也会觉得尴尬,但别人需要你演好,当然就会尽力而为,我上课回答问题都还会紧张呢。”表演是他探寻的过程,亦是小总结,当然除此之外给予他更大探索空间的是书本著作。
 

陈登琦书架上的关于民主的部分书籍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从思考到行动的书旅

  就业指导课的模拟简历里,陈登琦写到:每个月至少会读一本社会学或心理学相关著作。至此,他已经确定了自己考研的方向,出国研读社会学或政治科学。

  最早接触社会学的原因他已记不清,但清楚的是三排书架上越来越多的与之相关的书。有图书馆借阅的《社会分工论》,自己购买的《论美国的民主》《专制与民主社会起源》等等,“我发现当今社会还存在很多问题,我想要弄清楚问题存在的原因,寻求改变方法,”他举例道:“我国城管到现在还不够‘为民服务’,离理想的民主还有很远的距离,如果世界的历史都重来一遍,我国的民主进程还是今天的情况吗?”这也是他思想变化的原因,“我觉得国家的发展都是受某些因素某个东西影响的,所以我就想去书里看一下究竟是什么。”因此,他从“想”落实到了畅游“书海”。

  对于“民主进程问题”,他的摸索已有了小收获,先借鉴西方发展历史,“一些书上提到地理原因,比如像西方一些国家的土地很小,他们就不得不发展航海技术和贸易,同时他们还需要御敌,多半是海上的敌人,那么他们就会加强海上防卫而忽略了陆军的发展,所以他们对国内人民的掌控就没有我国历史上那么的强,”比较之下,他结合了我国的历史地理情况,“土地很辽阔的国家,都是在大陆发展的,所要面对的敌人也多是来自陆地,那么国家就会加强陆军的发展,发展后对国内人民的控制也就加强了。这也可能是国内民主发展缓慢的原因,这是环境的一种说法,当然还有其他说法,很多说法的。”

  除了获得社会现象背后因素的启发,阅读延伸了他前期的探索精神,“看东西的(角度)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可能只看到表面,而现在会想看到这个事情的本质是什么,它又代表着什么东西,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女性学、政治科学、国家民主这些词语,熟悉而又陌生,作为一名大学生接触更多的是新闻中的政治,主动接触能涉及事态表面,“被推送”也能对当今社会有基本了解。仅有少数人愿意花时间坐下来,深入研究社会现象的最本质,“没有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这很正常,很少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去研究一个不太好找工作的事情。”在人际交往方面,陈登琦并不介意独来独往,“但我真切希望我们的学生能挑起自己的责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希望我们国家能变得更民主、自由、更加的公平,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选政治科学(作为目标硕士研究方向)的原因。”

见习编辑 王佳丽
审核  钟诗霖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