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乱情怀

安全感

  人易长大,长大了易缺乏一种名为“熟悉”的安全感。
 
  没离开家去市区念高中以前,我每个周末都回家。学校都是星期六早上规定时间才给放出去,然后我都是星期五晚上一下晚自习就大包小包的,像农民工进城似的热情高涨的回家去了。那时候活得傻乎傻乎的,觉得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这样的,至少没想过它会有变化的那一天。终于,初三它不紧不慢地来了,以一张模拟试卷,以一次全县的排名,以一百天倒计时动员大会,我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竟悄悄的迈过了16岁的坎。所以学校开始限制初三的学生们,限制他们出校的时间,比如我两周才能回一次家。好了,我两个星期没见的家,妈妈说“我们没敢动你房间”,可我还是觉得它经过了翻天覆地的粉刷、改造、翻新。家给我的不仅是四四方方的和一面天花板的墙,砖块之间的每一粒尘土泥沙,每一个角落的每一只蜘蛛,即使是曾经惨死于我脚下的蟑螂,都倾注着我的酸甜苦辣,从蹒跚学步到亭亭玉立,它给我心灵的归宿。
 
  十六岁之前,我在其间不停地感到自己是完全拥有我现在所谓的“安全感”,过得不知天高地厚。之后,当然是戏剧性的转折了。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脚踩着黄白线纵横交通的土地,不自然地呼吸着,像一个赤裸裸的被推到所有人的目光中心的五岁小女孩,可怕就可怕在小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失去了家带给我的那种安全感——熟悉。站在十字路口,想去书店,知道该往右走再左拐的人会心生我闭着眼也能走到的自信,围着自己转了一圈看着路牌对照路口的人会被孤独迷茫害怕充满本该是理智占据的领地。一种名为“熟悉”的安全感,无形之中被保护的感觉,来自别人它物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图片来源网络
  前几个月手机在公交上丢,很心痛的倒不是手机可以换到多少多少等价的金钱,而是一些社交软件、信息簿、文件簿中的种种,尤其是现代人大多有借照片来帮助保存记忆的习惯。不久之后,再去购买一部手机时,我变得格外注重手机的保护隐私的功能,明明知道如果手机再丢了,行窃者一般也不会将大笔资金投入到关于专门精密挖掘手机照片的研究中,可我就是想从中获得我所谓的安全感。照片放在相册中,加密还不能够满足自我胀饱的安全感,单独把照片放在手机特带的刷机也刷不掉的私密空间才稍感放心。
 
  妈妈说,小时候我们吵架,都是我先向她示好的,揪着她的衣角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直到她不生气。而渐长渐大,现在妈妈和我吵架永远都是她先停下,她主动来敲我房间的门,她主动叫我吃饭,她主动以甜头来向我示好。人们都说越大越没有安全感,妈妈越来越感到子女长大了想得会比以前多得多,做的也“任性”得多,所以妈妈感到的稳稳的安全感几乎都是来自于子女的行动在自己的料想范围内。而我越来越多的学会与妈妈“斗智斗勇”的各种技巧,学会如何走自己的轨道,也就往往都能成为吵架中最后摔门而出的胜利者,但这胜利者都是以担心妈妈不会追出来的极度不安感为代价的。
 
  有时候我们自己马不停蹄地给自己寻找最坚硬的盔甲,像个乌龟一样毫不犹豫地钻进去。我们为自己建造牢笼似的保险柜,将自己看似最珍贵的东西一把锁之。殊不知,我们隔绝了危险的人,也隔绝了亲近的人,我们保护了记忆,也让它有机会慢慢褪去。穷尽一生追寻物化了的安全感的人,也许最终会发现,安全感源于周边熟悉亲近的人,强大于你与熟悉亲近的人分享记忆。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