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说小事

遗策

    在正文开始前,我想有必要对主人公进行一番阐释:
 
    贾诩,字文和,凉州姑臧(今甘肃武威)人,东汉末至三国初著名谋士、军事战略家,官至魏太尉,谥曰肃侯。其人多深谋远虑,然而曾献计以乱世,史家评价褒贬不一。《三国志》作者陈寿称其与荀攸“庶乎算无遗策”。裴注则评价其“仁功难著,而乱源易成,是故有祸机一发而殃流百世者矣。”、“诩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乱,未有如此之甚。”


图为三国杀贾诩,图片来源于网络
    “世人尽言贾诩阴谋毒士,为利己自保而损人害贤,终有一日必然招致祸端。可他们不知,这乱世的前世与末世,已尽在我的绸缪之间。”苍老的贾诩右手执黑子而左手执白子,意味深长地以目光示意身旁的长孙贾模。贾模随即屏退左右侍从,进而躬身道:“悉听祖父教诲。”
 
    贾诩左手落劫,轻抚素髯,沉思半晌方开口道:“吾早年亦有济世之志,自以为习得满腹济世之理。奈何武威地处偏鄙,识势者甚少。后举孝廉入京,思虑乱世将至,便回乡避祸。途中又遭歹人劫持,只得假托段公外孙,苟且留得性命。如今想来,只吾缭乱一生之肇始而已。”贾诩抬望院中松柏,不知为何,满园的松柏在这孟夏时节却已枯颓,稀零得可怜。
 
    贾诩回神入棋局中,右手落子应劫,毫无犹疑。“既然时势难立,不如借势造势。当值董卓倾覆,其部李傕郭汜欲遣散兵马,逃脱山林。而吾只一言,即让二人回心转意。”贾模听了心中一惊,不由得问道:“祖父未曾提起此事,儿孙愿闻其详。”“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而诸君弃众单行,即一亭长能束君矣。不如率众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长安,为董公报仇,幸而事济,奉国家以征天下,若不济,走未后也。”贾诩几乎是不假思索一字不落地将当年原话如数道出,就连当年的表情和语调都记忆犹新。“尔后之事儿孙略有耳闻,”贾模接过话头,“李傕郭汜反攻长安,却又各自为祸,幸有祖父及时制止,保全天子与诸位大臣。”贾诩左手拿起白子,缓缓落在三面皆是黑子的地方。“画策只为自保,长安之乱亦在预料中。吾本董卓余党,王允等人欲禁绝之,必在劫难逃。然而吾食汉朝俸禄,当为汉竭忠尽智,延汉之一朝一夕。”贾模眉头微展浅笑道:“若无祖父,汉室早亡矣。祖父深处浪潮汹涌处,犹弄潮耳。”
 
    贾诩将双手所执之子交换,右手执白子而左手执黑子。看得贾模十分诧异,方欲问时,贾诩先开了口:“非我乱世弄潮,而是身处浪潮之中,眼界高于浪潮之外罢了。一如这棋局,吾非自博自弈,而是在棋局之外旁观。”这回贾模满脸疑惑了:“祖父既然生于乱世间,又如何能逃脱其中而独立?”贾诩开始回忆起那些峥嵘岁月,不知怎的,最近往事总涌上他的心头,使他坐立不宁,寝食难安。在长吁了一口气后,贾诩一字一顿道:“乱世之覆巢下安有完卵?吾生所画,实为自保耳。”贾模顺势道:“听闻祖父善御自保之术,想来确实如此。”贾诩接着说:“然也,吾算尽天下人心,方能长寿至今。当年吾于宛城设计,使太祖长子爱将皆死于乱军中。异日投太祖却能无所顾忌,诚因吾深知太祖其人。太祖欲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必为爱贤之表率。吾亦欲寻安身之所,显平生之所学。反观旧主张绣,无出几年即身死。”贾模笑道:“祖父精通天下之变数,真乃神人也!”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贾诩连连摇头,竟连续拿出两颗黑子落在棋局中,说道:“不过比人多走一步罢了。昔时太祖亲问立嗣之事,吾故作缄默。久之方答思索袁绍、刘表之事。太祖欲立当今陛下早矣,吾久为太祖父子所任,公然翊赞一方,必然生变。” 贾诩凝眸对着那几颗将被黑子吞噬的白子,而又话锋一转,问道“吾孙可记得家训?”“不置产业,不攀亲贵,不营朋党,不干政治。”贾模脱口而出。“凡次四句,世代传之,不得更改!”贾诩语重心长。“是,谨遵祖父之命!”贾模长揖欲退,却迟迟不动。
 
    贾诩并不感到奇怪,而是让贾模坐下,未等贾模发问,早从袖内掏出一颗棋子。只见那棋子晶莹剔透,却是半黑半白的形制,犹如太极两极的阴阳鱼,久观则黑白莫辨,一时竟道不出是黑是白了。“天下真有如此奇物耶!”贾模兴奋得大呼。贾诩将这棋子落在棋盘正中的天元处,“吾孙方才可是要问为何天元之处空虚?”“回祖父,正是如此!”贾模的神情难掩惊异之色。
 
    “自古英雄有贤愚,文枰分黑白。成败始天意,修史之中自有定数。”言必,贾诩突然大口地喘起气来。人生七十古来稀,七十七岁的他知道,他的这一生已经足够长了,足够后人细细说道,足够在青史留下一笔。可是,他的最后一计尚未完成。不!此计是他此生也看不到结果的。
 
    魏黄初四年(公元223年),贾诩于洛阳去世,享年七十七岁。曹丕以士大夫之礼厚葬贾诩。至今,贾诩墓仍矗立在许昌城东,墓碑上书:“魏太尉贾讳诩之墓”。以便古今无数文人骚客来此凭吊。
 
    贾模打开祖父贾诩临终留下的锦囊:“吾死后葬于武威之郊,墓碑书:‘汉宣义将军贾讳诩之墓’从葬器物宜从轻从简,不得贻误。”贾模喟然长叹,幽幽地将锦囊投入火盆中。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笔者按:
本先有《贾诩》一诗,后有此文,其诗如下:
 
时枰浮睡眼,弈者秉韬戎。
诡道和文治,奇谋乱武功。
龙骧风雨际,鹤隐庙堂中。
落子良平亚,三朝效太公。
 
    注:
    枰:棋局,棋盘
    弈者:弈棋人,下棋者
    韬戎:军事机宜
    和文治:贾诩字文和,此处为工对仗,故调动
    乱武:出自周泽雄《文和乱武》
    龙骧:指昂扬腾跃的状态
    良平亚:出自陈寿《三国志》:“荀攸、贾诩,庶乎算无遗策,经达权变,其良、平之亚欤。”意为与张良和陈平是同一类人
太公:指姜太公,又曹操《让县自明本志令》:“苟天命在孤 孤为周文王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