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说小事

城谜

劫灰蔽日
宁静转瞬即逝
美杜莎造逢维苏威之极
所有欲逃其凝视者
都将被封存于此
 
    他终日在城里吟游,逢人便诵起这段预言。这预言似乎是来自某部荒唐的古训的。诸位想想:一个须髭尽白、衣不遮体的叫花子同你说出这段不吉利的谶语来。想必诸位也会和城里的大多数人一样,将这老态龙钟者当做老疯子或是巫蛊术士,感到晦气而厌恶地走开吧。但他好像毫不在意,苦行僧般地在城里“布道”,散播他的古逸。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似乎千百年来他一直在这城里游荡,和这座城一样,古老而神秘,离奇却真实。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只有他知道,这一天来临了,与预言相差无几。这日晌午,天上的阳光突然被灰霾的火山灰遮覆,犹如无星无云的夜晚,一切色彩光鲜的人和物都霎时湮灭。色彩越艳丽,遁入黑夜的速度就越快。唯有那乳白色的城墙还在闪烁着点点依稀的光辉。起初马儿低鸣长嘶不止,但不消多久,满城只剩下惊恐万状的寂然了。织布的人、行路的人、交易中的人、剧场里听戏的人、将要出海的人以及在广场上雄辩的人,无一幸免,统统沦堕黑暗中。狂奔、骚乱、祈祷将喧嚣、欢愉、幸福侵占。他们祈祷神明庇护这圣洁而文明的城。然而神殿早就被黑夜蚕食殆尽,神明陨落,成为永夜的傀儡。黑夜血洗了城,黑夜屠戮尽了光明!

图片来源于网络
    阒静的黑夜之后总会迎来激荡的破晓,至少城里的人们是这么想的。从前如此,今天也应当如此。然而今天,他们错了。岩浆在数秒内喷涌而出,在黑夜划出耀眼得骇人的光芒。那光芒似红非红,若褐非褐,以它难以言喻的亮度将人们唤醒。乳白色的城墙也被照彻得近乎透明。这炙热的光代表的不是光明,不是希望,而是炼狱的宣判、是涅槃的开端。人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在这骤逝的光热里找到自己的影子,就已被包裹在岩浆之下。犹如美杜莎那诱人而致命的凝视。岩浆熔铸了整座城,火山灰覆盖住了每一寸土地,层层叠叠直到火山宣泄尽最后一丝怒火。待到其冷却,整座城就成了凝固的雕塑,犹如史诗的终章。一切停驻于此时,自此,城消失在了火山灰下,消失在了历史的尘霾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是在住所附近的某个墙根遇见他的,流浪了千年的他始终在寻找一个相信他预言的人。我耐着性子听他讲完了这预言般的故事,百无聊赖之下,我居然相信了他。他说将向我展示来自然界里最精美雄浑的玛瑙,玛瑙里封存着一座城,尘土中涤尽了数千个岁月。亚平宁半岛西南角,维苏威火山的南麓,地下5米之处,谁能想得到,那里是生灵搁浅的遗址,那里是文明极盛的荒冢。他颔首喃喃着古老低回的浅吟:“我终以不朽于世。苍曜东隅,我城兴兮。”然后回身对我满怀感激地对我说:“此去已近2000年,无数寂寥的春秋,早不知今昔何夕。但请世人从今日起不要再忘却我的名字——Pompeii(庞贝)。”

最新评论